【双黑】疑心暗鬼(01)

《疑心暗鬼》

CP太宰治X中原中也


 

*

 

“不是我杀的。”太宰治摊开手,“而且,我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他们站在房间的中央,地板上是一滩干涸的血迹,家具齐全。中原中也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躺在一具尸体的边上,视野所见是陌生的房间,一切都是陌生的,除了他边上的这个人。

太宰治就躺在他和尸体的边上,穿着他最常穿的那套衣服,米色的风衣还有一半盖在干血上。

他觉得自己脑袋剧痛,像是被人从脑后狠狠地打了一棍。他用力摇醒太宰治,然后事情就变成了开头的样子。

“你认识这里吗?”中原中也站起身,惊疑不定地环顾陌生的四周,“这是哪里?”

“我想你应该是和我一样,走在路上就突然失去意识的吧?”太宰治说,“醒来就到了这个地方。”

“对。”他点头。

“我想我们被算计了。”太宰治也站起身,走到尸体边上,“虽然不知被谁。”

 

真是太糟糕了。中原中也想着。

莫名其妙就被卷入了一起奇怪的事件,虽然不知道被谁,也不知道目的是什么,但他们两个现在在这间奇怪的房间里却是雷打不动的事实。被卷入事件也就算了,一同卷入的竟然还是自己的老仇人,真是怎么想怎么觉得憋屈。

现在房间里有三个活着或者曾经活着的生物,他,太宰治,还有地板上的尸体。

“现在是两点。”中原中也看了看手表,“我最后有意识,应该是在下午一点半左右。”

“也就是说,算上我们两个昏睡的时间,只过去了半个钟头,在这半个钟头之内,我们两个人同时被袭击,然后同时被带到了这个不知所在何处的房间。”太宰治走到房间边,拉开厚重的棕红色窗帘,看了看外面的景象,“完全是陌生的街区。”

“不是横滨吗?”他问。

“不是横滨。”太宰治笃定地回答。

“在半个小时以内把我们两个同时移动到横滨以外的地方,排除异能的话,能够办到吗?”他忍不住问。

太宰治没说话,只是摇了摇头,意思很明显。

“啊啊。”中原中也觉得有些烦躁了,他跨过尸体,环视一圈,这是一个欧式复古装修的房间,黄棕色的桌子,棕红的窗帘,书架上满满的都是书。他小心翼翼地走着,尽量不碰到房间里的任何东西,绑他们过来的人没有用任何物件束缚他们的行动,绳子、药物,一概不存在,他只是觉得有一点点苏醒后的头晕罢了。中原中也走到房间门边,转了转门把。

本以为门会是锁的,但出乎意料,门锁咔嚓一声,一转即开。

他有些诧异。

中原中也回头,太宰治扬了扬下巴。

他将脑袋转回来,看见他在开门的一瞬间,地上落下了一个什么白色的东西。

他捡起来,是一张字条。太宰治走到他身边。

解决完事件就放你们回去哦。

字条这样写着。

 

*

“异能。”他烦躁地坐着,“绝对是异能。”

“是你捣的鬼吧?”他补充,“找一个这样异能的人,特意做出这样的把戏捉弄我?”

“喂喂中也。”太宰治耸了耸肩,“在你心里我是那么无聊的人吗?再说了,我要是成心捉弄你,我没有必要把自己也捉弄进去吧。”

“真不是你?”他狐疑地看着他。

“真不是我。”太宰治举起双手。

 

“是和我们不熟的人吧。”中原中也说。

“为什么会这样认为?”

“因为只有不熟的人,才会把我和你一起困住。如果很熟悉你的话,应该会知道你现在的同事是侦探社的人,何必要抓我?抓那个……人虎,不就可以了吗?”

“我反倒觉得,是特别熟悉我们的人哦。”太宰治笑眯眯地说。

“啊?”

“特别熟的人,才会知道你和我以前的关系吧?”

中原中也沉默了一会,看了看手上的字条。

“和爱伦坡、蒙特玛丽的异能有点像,把人拉入一个空间,达成一些条件以后才能出去。只是这个条件……”太宰治思索了一番,“解决事件,指的是什么?”

“拜托,太明显了。”中原中也翻了个白眼,指了指地上的尸体,“很明显,不就是让人找出凶手吗。”

“哇,中也变聪明了。”

“打你啊!”

“我不知道这个空间有没有时限,如果有时限的话,那就糟糕了。何况,我们也不知道这个空间到底有多大。”太宰治看向那扇已经被中原中也打开的门,“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也不知道这里曾经发生了什么,也许我们走出这个房间,空间就会出现变化。”

“可是我们也不能总和尸体待在一起吧?字条没有说走出房间会有什么后果,是不是可以走出去的意思?”

太宰治蹲下身,看了看地上的尸体。

从身型上来看,这是一具男性的尸体,只能说身型,是因为从脸部实在看不出什么。尸体的脸被砸烂,因此无法辨别五官,四肢有被烧灼的痕迹,是一副惨不忍睹的遗体。中原中也刚看了一眼,就把头扭了过去。

“为什么不把你们侦探社那位超推理传送过来。”他随口抱怨。

“是啊,中也这种草履虫般的单细胞生物,一看就束手无策吧。”他附和着说。

因为要保证不破坏现场,中原中也强忍着不把手边的椅子丢过去。

“手脚都被烧毁,没有指纹,脸部被破坏,死亡时间我目测大概……两三天?”太宰治也露出苦笑,“我们两个都不是推理系或者观察系的异能,既然是为了特意刁难,空间里不可能为了予我们方便而配备验尸官的吧?”

“什么意思?”中原中也不解。

“意思是,现在——我们连死掉的是谁都不知道。”太宰治笑眯眯地看着他,“中也,这可难办了哦。”

*

非常厉害的异能。

塑造出来的空间有城市那么大,有建筑,有街道,有来来往往的人群,太真实了,真实地就像是另外一个凭空出现的城市一样。

他们刚刚走出了放着尸体的房间,没有任何事情发生,看来空间允许他们在一定范围内随意移动。那是一个不大、却很精致的公寓楼,整个公寓全欧式装修,有尸体的那间是书房,打开书房门,是一个小小的会客厅,挨着书房,是一个卧室。

“是女人住的家吧。”中原中也说。

玄关处有衣帽架,衣帽架上挂着女式大衣和帽子,卧室里是单人床,床上放着几条长裙,地板上还扔着丝袜——确实像是女人住的地方。他们环视一圈,太宰治在玄关的柜子上发现了钥匙,他试着开了门,在门口试了试,确实是这个公寓的钥匙。

“一个女人独居的公寓里,有一具男人的尸体。”中原中也皱了皱眉头,“既然这男的死了两三天了,那房屋的主人去哪里了?”

太宰治抛着手里银闪闪的钥匙。

“喂,你在听我说话吗?”他忍不住喊出声。

 

太宰治和中原中也走在街上。

是太宰治的要求,他二话不说把门窗关紧,并拉着中原中也离开了有尸体的公寓。公寓位于一个僻静的住宅区,离开住宅区居然是热闹的一条街,街道很长,设施一应齐全,人来人往。

“为什么离开那里?不是要破案吗?”他不明白。

“有人把我们关在了这个空间里,重点是这个空间。”太宰治回答他,“我想看看这个空间的具体情况,找找有没有可以突破的地方,没有人规定我们必须要按照纸条行事吧?”

太宰治随便抓了一个路人,试图说话,但那个人就像没有看见他一样,擦着他的身子走掉了。

“啊,这就是……类似NPC之类的?”他又抓了一个路人,还是一样的场景。

“这个空间剩下的人都是不会搭理我们的NPC?”中原中也觉得有些毛骨悚然,人来人往的大街上,除了自己和太宰治,其他的人都是虚幻的影子。

太宰治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硬币,走到街边的小贩那里,买了个面包。

中原中也:“……”

“好齐全的设施。”太宰治感慨,“我大概明白了。”

 

“已经确认的空间大小是一整个住宅区,加包围住宅区的四条街。”太宰治在鞋柜旁找到一本便签本,在便签条上画出一张简易的图纸。

他们回到了有尸体的公寓里。

“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他问。

“意味着在这个范围内我们可以随意行动?”

“中也,为什么偏偏是你一起被传了进来……”

“你再说一次试试?”

“好吧好吧。”太宰治摇了摇头,“这意味着不论发生什么情况,凶手与真相都只会在这个这个住宅区与四条街以内。”

中原中也沉思了一会。

“以及。”太宰治补充,“NPC分为无意义NPC与实用NPC,无意义NPC就像刚才我抓的那几个路人,他们不会对我们的所作所为有任何的反应,而实用NPC则是会对我们的所作所为给出相应反应的人,包括两种,一种是满足我们在空间内需要,比如卖面包的小贩。”

“还有一种……就是案件相关者?”中原中也接下去说。

“唉,中也终于聪明一次啦。”

太宰治眨了眨眼。



TBC

评论(39)
热度(1490)
© Lanc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