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没用的,中也,做什么都没用了。我现在所站的、所做的,就像一个巨大的环形跑道,我从起点出发,不管我的路程经历如何,最后我依旧会回到原来的地方,你听过朗恩尤达尔的研究吗,九成反社会性偏离行为人的大脑前额叶都会有损伤,这说明了什么?中也,你不得不承认,人的恶是固定且天生的,有些人是天生的犯罪者,即便他现在看起来毫无杀意,他甚至在对你笑,对你招手,但你看不到他藏在背后的尖刀。你永远无法窥探一个人的内心,有些东西早晚会在某月某日像是洪水、把大坝冲毁——一瞬间,就是一瞬间的事情,你现在看我像是杀人犯吗?我陪你办案,我是那个……警视厅有困难就会来请外援的私人侦探,但你有没有想过我为什么能快速找到凶手?看,你知道了,我猜你一直都知道吧,理由你知道,只是你不敢想,也不敢对我说,是的,因为我太了解他们了,我代入他们的内心,我体会他们的感受,他们心中的杀意就像我的,那股熟悉的、要把人完全淹没的杀意,当我站在现场的时候,你猜我在想什么?我在想这太简单了,这一切的一切都太简单了,没有挑战性,什么都没有,他们怎么会这样杀人?要是换做我,我一定会选用更精妙的方法,更精妙的、没人能发现的,直到有一个与我相似的人出现。我在脑里模拟了千遍万遍,但我唾弃、鄙夷现在的犯罪者,他们没有一个人能完成完美犯罪,哦我说错了,这个世界上本没有完美犯罪嘛。所以中也,你明白我的意思了吗?你为什么哭?你不是一直猜到了吗,猜到我不是你所期盼的那个太宰治?那现在你要怎么做?把我绑起来,绳之以法?对,用你腰上的枪,你早就料到今天的事情了,所以才会带着枪来见我,是的,你确实该这样做,我是一个又回到起点的人,我至今为止帮过你的一切,也许只是我终日无所事事之下的消遣,说起来我也要感谢你,感谢警视厅,至少你们给了我活干,也给了我鉴赏不完美作品的机会,不是吗?好了中也,不要哭了,这是我的自白,来自太宰治的自白哦,擦干眼泪,对,看着我,看着我的眼睛,至少到现在为止,我还是你认识的那个太宰治,对吧?我还是警视厅的外援,还是你私人的紧急王牌,还是个打击犯罪的侦探,对,就这样,把枪口对着我,我说完啦,我当然说完了,谢谢你今天还过来看我,你的同事应该在找你吧,我会伸起手,以往都是你在拜托我,而今天是我来拜托你了,这是我第一次拜托你,也是我最后一次拜托你,中原警官,杀了我吧,把不好的种子扼杀在摇篮里,这会是最完美的与恶的对抗,太阳马上会升起,城市会照常运转,这是和平的早上,也永远会是和平的了。



评论(27)
热度(1043)
© Lanc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