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中】真爱至上(07,现代paro)

日更。逗比搞笑,弃疗文,现代paro,cp依旧是太宰治X中原中也。

我好像已经有一辈子没更新了……

======================

<真爱至上>

又名:醉酒忘记419对象以后该如何处理?

CP太宰治X中原中也


07

 

太宰治高他一个头,他把他拖出厕所,拖一步停一下,太宰治睡得沉,他开始把他搁在肩上,后来拦腰扯着他往床上拖。太宰治被他拖得在地板上一点点滑,滑了几米,终于艰难地到达床边。中原中也一把把太宰治丢在床上,然后想起他浑身都在滴水,他伸手捏了一把太宰治的衣服,湿漉漉的一手。

他叹气,这样睡八成把整张床弄湿,他又拍了拍他示意他起来脱衣服,他拍了拍脖子,又拍了拍肩膀,最后拍了拍大腿,太宰治依旧人事不省。他转了两个圈,实在是没办法,只好继续叹气,伸手帮他脱衣服。

因为在室内,外套全都脱了,太宰治也就穿了件衬衫,衣角一捏都是水,中原中也解了他的袖口,又去解他的领口,从上往下,一颗颗下来。解到第三颗的时候他居然觉得有点不好意思,他居然在帮自己的前任搭档脱衣服,以前太宰治还没跳槽、他们还是同僚的时候都没有干过这样亲密的事情,酒店客房里的灯光一直都是暖黄色,他只开了床头一盏,于是昏暗而暧昧,他觉得呼吸都有点烫,于是停了手。

他在太宰治上方,颇有些被动地看着自己的前任搭档。太宰治的扣子被他解了三颗,衣服湿作一团,此刻他偏着头还睡着,发丝垂在脸颊旁。中原中也愤慨地心想他真的好看,太宰治肤白唇薄,睡相沉静,眼皮合着,那点黑幽幽的睫毛就在暖黄色的灯光下在眼睑打下细碎的阴影,太宰治应该是长得薄情的,况且还时常笑,他搞不明白那笑里有什么,从来就没明白过,他好像对谁都那么笑,又好像对谁都实际上并不亲近。他的视线移到太宰治被他敞开的领口,快半个月了,太宰治后颈上那个咬痕竟然还没消退,他犹豫了一下,想着对方睡得沉,就干脆伸手,大胆地去摸太宰治的后颈,那里结的痂还没褪,触感凹凸不平,他从上面慢慢触到下,沿着发尾,一点点在皮肤上游离往下。

他的手腕突然被抓住了。

中原中也吓了一跳,连忙想缩回手,他这才发现太宰治居然醒了,正眯着眼睛看他,太宰治的眼里还噙着暖黄的灯光,以至于显得暧昧不明。中原中也觉得丢脸,居然在这个时候太宰治醒了,早不醒晚不醒,偏偏是他触摸对方这种最尴尬的时候。他的手还被握着,他抽了两下没抽出来,这时被抓包,仿佛他像个趁心仪男生睡着开始偷摸的小女生一般。他颇有些慌乱,于是看向太宰治的眼睛,那双眼睛眯着看他,含着笑意。

他一惊,因为虽然太宰治什么话都没说,而他竟然看出了此刻他眼里的意思,他不知道他怎么看出那点邀约的含义,但他确实心头一颤。他们的姿势本身就足够充满别的意味,太宰治的衣服被他解了一半,他跨坐在他身上,手腕还被抓着,皮肤上来自对方的温度真实而带暖意。中原中也觉得自己心里慌极了,他当然明白,也不知道怎么了,好像他看着太宰治的眼睛,他就开始被牵着走,而他确实已经在被牵着走,他想转过头,但他又没有转头,他不受控制地俯下身。

太宰治支起身子吻他。

不对了,一切都不对了。中原中也在心里咆哮,但事实就是一切又开始往不对的方向走,也许酒店的气氛本身就适合干点别的,灯光太温暖,时间太合适,太宰治眼眸太勾人,他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回吻过去,他们一起倒在床上。中原中也摸懾到一手的水,太宰治连头发都是湿的,细小的水珠全都落在他身上,连着他的衣领也湿了一片。

“你脱掉。”他喘着气说。

“这么急?”太宰治笑。

他也不知道怎么了,好像他真的很急一样,他把太宰治湿得像抹布一般的衣服扒了,丢到地板上,然后又伸手脱他的裤子,裤子也是湿的,拉链拉得很艰难。太宰治扯过他的领口吻他,他们在白色的床单上乱滚,太宰治伸进他的裤子,用手握住他的性懾器。

他低低地呻懾吟一声。

太宰治不说话,就是笑,他慢慢地抚懾慰他,另一只手一边伸到床头柜。酒店的东西总是齐全的,抽屉里有润懾滑剂与安懾全懾套,太宰治拿了一个,然后用嘴慢慢咬开包装。中原中也的心砰砰直跳,他看着太宰治挤了满手的润懾滑剂往他后面摸,前面也没有停止动作,后方一股凉意,粘腻而湿。

“你怎么那么慢?”他被这慢悠悠的动作搞得很心急。

“比上次快多了。”太宰治回答。他的手指在里面摸索扩张。中原中也一愣,然后立刻想起了之前的那次失败的419,想起这个他又气不打一处来,他没好气地问:“上次怎么了?”

“你满地乱滚啊,又抓又咬。”太宰治指了指自己的背后,“看见没?”

他怔了怔,太宰治的手还在他后面,他在某处一戳,让他差点叫出来,他抓着太宰治的肩膀,艰难地往他背上看,然后看见了太宰治背上还没褪干净的抓痕,虽然已经半个月过去,但还是看得出抓得又狠又深,一道道横七竖八,可见那天多惨烈。

“我抓的?”他不敢相信,“不会吧。”

“不是你还有谁。我把你从酒吧拖回来的,你一路都在骂我。”

“哦。”他觉得有点不好意思,原本他以为他只是咬了太宰治一口,原来他看不见的地方还有那么多抓痕,正想着的时候太宰治抽懾出手指,滴滴答答的润懾滑剂沿着他的手,缓缓地一滴滴落到床单上。

“快点吧。”他都不敢抬头了。他抓着太宰治的领口,主动去吻他。他现在在做什么?他连自己都不知道了,好像一切都莫名其妙而顺其自然地发生,比如他现在勾着太宰治的脖子,闻他身上那股独有的好闻的味道,又比如他抚着他湿漉漉的头发,那点水已经蔓延到他们两个人,肌肤触碰,两人湿成一片,再比如太宰治慢慢地进入他,后面酸痛,但他却咬咬牙忍了,火热就撑开肠懾壁,缓慢而又毋庸置疑地充满他的意识及身体。

他特别想叫出声,太宰治喘着气,低头吻了吻他的耳廓。


 

第二天他醒来的时候,觉得整个人大概是恍惚的,浑身上下就像被压路机碾了一遍,从头顶碾到脚趾,每寸都没放过。他盖着被子,撑着眼睛看着头顶的天花板,想了好久才想起来他在哪。我在酒店,他想,我为什么来酒店,好像是要谈生意……

他像个蚂蚱一样蹦起来,这一蹦蹦的整个人差点痛晕过去,他嘶了一声,揉着屁股半天没说出话来,他想起来了,昨天晚上他脑子大概是被外星人用一米四的铁锤砸了,他居然和太宰治又上了一次,现在他屁股痛,腿也痛,连头都痛,一瘸一拐下了床,样子像极了半个月前那场失忆的419。半个月前太宰治不知道去哪儿了,现在太宰治也不知道去哪儿了,中原中也从地板上捡起自己的裤子,想着他今天要去……找项目合作对象。想起项目合作对象他简直要化成天边的烟花,他的手机还在马桶里,中原中也恨不得化身喷火龙把太宰治烧死,他冲进厕所,然后看见了他的手机。

手机被端端正正地放在洗手台上,一点水都没有了,本身防水性能就不错,现在应该已经被擦干冲干。他提着裤子,拿起手机解锁,第一条就是太宰治的短信。

“我带他们先去吃早饭了。——太宰治”

中原中也放下手机,骂了句这个人还算有点良心,记得在他醒之前把他的手机捞起来。他一瘸一拐洗漱完,一边刷牙一边想着自己真的和昏了头一样,这算什么,美色当前无法坐怀不乱?可太宰治算什么美色?有胸吗?有屁股吗?什么都没有,只有一肚子坏水。他越想越悔,但昨晚自觉自愿的也是他,而且实话实说,他真的挺舒服的。中原中也甩了甩脑袋,套了外套,离太宰治发送短信的时间没过多久,他也打算下去吃个早饭。

来到餐厅果然看见了太宰治,太宰治带着两个后辈坐在一桌,倒是很有前辈与上级的样子。中原中也还叫不出B公司那个实习生的名字,只觉得白白净净的很好看,芥川和实习生坐在一边,太宰治坐在对面,旁边一个空位应该是留给他的。中原中也努力使自己的走路姿势看起来没有异样,然后装模作样地咳嗽了一声,拉开了椅子,坐到空位上。

“你们起很早啊。”他夸了一句芥川。

芥川说嗯。另外那个实习生却一直低着头,埋头就是吃,也不说话,中原中也想着好歹同酒店情一场,就问了句:“你叫什么名字?”

对方好像吓了一跳,差点从椅子上蹦起来。“中……中岛敦。”实习生白净的脸通红,报个名字都快咬到自己的舌头。

中原中也莫名其妙,这实习生看起来太颤颤巍巍了,自己是会吃人还是什么的?他狐疑地看了太宰治一眼,太宰治对他意味不明地笑了笑,他更莫名其妙了。

“你怎么了?”他还是决定自己问,拿起杯子喝了口茶,“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

中岛敦手里的叉子都快飞了,支支吾吾地不说话。

中原中也:“?”

“前辈。”倒是芥川龙之介开口了,他语调毫无起伏地说,“这个酒店隔音不太好。”

中原中也花了三十秒反应过来这句话的含义,他正在喝茶,一口茶水喷出来,直直喷在了边上的太宰治脸上。

 

TBC

评论(138)
热度(2991)
© Lanc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