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中】真爱至上(06,现代paro)

日更。逗比搞笑,弃疗文,现代paro,cp依旧是太宰治X中原中也。

今天的我如同僵尸。掉手机梗源于暴的亲身经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

<真爱至上>

又名:醉酒忘记419对象以后该如何处理?

CP太宰治X中原中也



 

06

 

前台小姐说的没错,单间就是单间,床铺一米二,一人六十厘米。中原中也拿了房卡,认命地上楼,他觉得今天这一天真的太玄幻,他甚至不知道芥川龙之介和B公司那个看起来刚毕业的实习生是怎么认识的,但事实是他们不仅莫名其妙认识了,还居然愿意为了对方毅然决然地抛弃了朝夕相处的上司。中原中也开了房间的门,一看见床的大小就想掉头就走,他觉得要不是外面狂风暴雨下个不停,他都宁可去睡公园的石头长椅,太宰治倒是把行李箱一丢,一脸淡然。

中原中也想着现在去找芥川,用上司的威压逼着对方今晚和自己一间来不来得及,他简直无语,芥川从入职以来就没有做过任何违背他指令的事情,唯一的一次居然就是这么刀架脖子的情况,让他和太宰治睡一间房,这和让他从楼上闭着眼睛跳下去有什么区别?还有芥川到底是什么时候认识B公司的人的?两公司的人不都互相看不顺眼吗?他越想越郁闷,重重地把行李箱搁到地上,恶狠狠地说:“我先洗澡。”

太宰治扬了扬下巴,示意他自便。

他拿了睡衣就进了浴室,把门一关,眼不见为净,还好浴室的玻璃不是透明而是磨砂,要是是透明,那他真的去外面睡走廊算了,他一边洗澡一边思考人生,一想到外面是太宰治,就想把淋浴喷头拗断,洗完以后他出去,找了吹风机,一边吹头发一边翻白眼。

“我进去洗了。”太宰治说。

“嗯。”他懒得回头。

“你手机借我玩下。”太宰治突然说。

中原中也回头,用看傻子的眼神看了看他,太宰治似乎是认真的,去床头拿了他的手机。他莫名其妙:“你拿我手机干嘛?”

“我的没电了。”太宰治回答地理所当然。

“你不能不玩吗?”

“中也,我又不会偷看你消息。”太宰治眨了眨眼睛。

他无言以对,以前他们还是搭档的时候,太宰治就经常拿他手机玩。中原中也有强迫症,手机不满格电绝不出门,太宰治就不一样,他手机没电的时候,祖宗都找不到他,太宰治想玩了,就随手拿他的打游戏,不过他也很信守承诺,从来没有偷看过他的信息或者照片之类。太宰治跳槽后自然就不会玩他的手机了,这还是时隔很久以后的第一次,中原中也警惕性强了很多倍,里面可有很多他的客户的号码与资料,现在的太宰治借他手机,他可不能像以前一样不设防。

“我说,你到底有没有我们现在是竞争对手的自觉?”他直说了,他擦着头发,水珠沿着脖子淌下来,“我怎么知道你要拿我手机干什么?”

“我就打会游戏。”太宰治好像笃定了他会借他。

他无言以对,因为太宰治确实没有看他信息的历史,前任搭档还真的就是打打游戏,还总是那种弱智的打发时间的消方块。他想了想自己的前任搭档以前好像从不干没品的事,于是最后自暴自弃地又决定眼不见为净,他挥了挥手,示意他赶紧拿着手机走,太宰治好像一早就知道他会答应,对他笑了笑,然后就进了浴室。

中原中也在外面吹着头发,一边想着太宰治过去的事情,一边心烦意乱。他想着太宰治过来干嘛,这还用问吗,当然就是来抢他生意,本来他确实能比B公司领先一步,结果他千算万算,又怎么能算到飞机延误加航班取消,以及出租车司机绕路?中原中也觉得这礼拜他太不顺了,不对,是这整个月都太不顺了,好像从他忘记419对象的那一天起,他的整个生活就像一匹草泥马一样朝着让人崩溃的地方狂奔而去,一路都是太宰治,他的倒霉日子里充斥着太宰治。明天他还得去和太宰治抢客户,这该怎么抢,比谁带的后辈更帅吗?他越想越头大,然后发现浴室久久地没有传来水声,他心下觉得不妙,太宰治怎么还没开始洗澡?

然后他听见咕咚一声。

中原中也:“?”

这什么声音?他有些纳闷,这个声音像是……什么东西掉进水里了。他想笑了,八成是太宰治手滑,一不小心把什么东西掉进了水里,他一想到太宰治出糗他就想笑,他乐意看到太宰治一切糟心事。肯定掉东西进去了,他要笑出声了,可能是袜子,也可能是手表,也有可能是手机……

等等?手机?

他要跳起来了,差点把吹风机扔出窗外,而事实是他已经跳了起来,吹风机的插头都差点被他拔断。他疯狂冲到浴室边上拍门,拍了半天太宰治才开门,用一脸如丧考妣的表情看他,他已经觉得不妙了,努力镇定地问:“刚刚那个是什么声音?”

太宰治没说话,默默地挪开了身子。中原中也几乎晕厥过去,因为他看见马桶里赫然躺着一个白色的东西。

他的手机。

 

“你给我捡出来。”中原中也觉得他连一句话都不想说,他没有晕过去已经算很好,他的手机里还有明天合作方的联系方式,这么重要的东西,他本该牢牢看住,然而现在他的手机躺在马桶的一汪清水里,默默的看着他。

“我不是故意的,其实我刚想脱裤子洗澡,它从我口袋里滑了出去……”

“你给我捡出来。”中原中也连吵都懒得吵了,他刚刚在厕所里和太宰治打了一架,现在整个人处于疲劳状态,他就和太宰治一起,一人站在马桶的左边,一人站在马桶的右边。他抱着胸,靠在洗手台台沿,他今天也不想睡了,太宰治不把手机处理好,他能在厕所和他干脆耗一晚上。

太宰治浑身都是湿的,从发梢到脚尖都淌着水,刚才打架的时候,中原中也情急之下拿了淋浴喷头,劈头盖脸地淋了他一身。看到手机在马桶里的那一刻,他简直恨不得把太宰治也一起扔进马桶,打了一架以后他冷静了一点,他觉得把太宰治扔进马桶也解决不了问题,应该先让他把手机捞出来,然后再把他扔进马桶。中原中也脑仁发疼,他知道太宰治应该不是故意的,但这件事情真的怎么想怎么气,想着想着他气又上来了,恰好太宰治居然还在笑,他蹦起来,气得简直想把单间的天花板撅了塞他嘴里。

“你还笑?”他要气疯了,他每多看一眼马桶里的手机,他都觉得自己折寿了十年,太宰治浑身湿成这样,居然还笑得出来,搞得他也被气笑了。他要发作的时候突然听见熟悉的音乐,低头一看,不知道哪个傻嗨还正好在这时给他打了个电话,他的手机就在马桶里震动加唱着歌,从水里传出声音来。

他气得七窍生烟,手机防水性能好,在马桶里一边震一边闪,这款机子屏幕大,卡在下水口里也掉不下去。打电话的是芥川,八成是来问明天的工作安排,中原中也的手机铃声是他最爱的女歌手的最新单曲,偶像的歌源源不断从马桶里传来,让他气得恨不得把太宰治立刻送进马桶。太宰治在边上笑得前仰后合,中原中也一口气没上来差点猝死,偏偏芥川打了一个电话没打通,认真如他立刻继续打了第二个,于是卡在下水口的手机继续不间断唱歌,偶像的单曲在马桶与厕所里不断回响。

太宰治捂着肚子狂笑。中原中也气得心肌梗塞,他冲出洗手间,一把甩上洗手间的门,还从外面上了个锁,他真的要吐血了。

“你不捞出来,你今晚就睡里面吧!”他冲着厕所门气急败坏地大喊。

 

中原中也去了趟隔壁房间,告诉芥川别打电话了。芥川很奇怪,问怎么了,他啊了半天都没说出口他手机被太宰治掉进了马桶里。中原中也肠子都悔青了,他为什么之前不驳回下属的请求?要是他和芥川龙之介睡一间,哪来的那么多破事?回去以后他气呼呼躺在床上,太宰治被他关在厕所里,他现在一个人睡一张单人床,独享一米二。

正值深秋,天气很冷,他没开暖气,现在觉得有点冷。他真的愁云惨雾,觉得自己几乎要愁到脱发秃顶,他想着明天怎么办,太宰治不仅和他抢生意,现在他的手机都在马桶里,明天万一合作方给他打电话,估计又是在马桶里唱着偶像的歌,太惨了,这比飞机延误还惨一万遍,他一边发愁,愁着愁着,躺在床上竟然就睡了过去。

再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半夜,他睡得都快忘记不在自己家,半睡半醒之间摸床头柜,发现形状不一样,才猛然想起来他在酒店里,他坐起来,摇了摇脑袋,然后突然想起太宰治还被他关在厕所。他心里一惊,床头放着太宰治已经充完电的手机,他拿过来一看,已经凌晨两点,太宰治真的在厕所待了几个小时。他坐在床边发呆,居然觉得有点于心不忍,深秋已经带着凉意,在厕所待几个钟头,估计也已经冻得够呛。

妈的,我为什么同情他?他质问自己,太宰治都快毁了他的生意了。

但左思右想,最后他还是站起身。他把锁着的门打开,叹着气进去看,结果却发现太宰治靠在浴缸边睡着了,浑身还是湿的,一处干的布料都没有。他这才想起他之前拿喷头淋了太宰治一身,没想到前任搭档居然就这样浑身湿透,靠着冰冷的瓷砖睡了过去,他一下子觉得有点愧疚,愧疚和无奈加在一起,让他居然也一时不知道说什么。

“喂,太宰。”他蹲下身,拍了拍太宰治的脸。

毫无反应,真的睡着了。

“我靠。”他彻底没辙了,浴室很冷,他一开始确实没想关太宰治那么久,哪知道自己睡着了,估计前任搭档也冻得不行。事到如今他自认倒霉,烂摊子还得自己收拾,他施力,努力把湿漉漉的太宰治从浴缸边搬起来,搬到自己身上。

“妈的。”太宰治比他高很多,他光是搬起来就累得半死,趁着太宰治睡着着,用力捏了他一把。

我上辈子八成欠他的,他郁闷地想着,这辈子活该倒霉。

 

TBC

评论(64)
热度(2257)
© Lanc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