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中】真爱至上(03,现代paro)

日更。逗比搞笑,弃疗文,现代paro,cp依旧是太宰治X中原中也。这章敦敦上线。

每天的芥川:我想辞职。

======================

<真爱至上>

又名:醉酒忘记419对象以后该如何处理?

CP太宰治X中原中也



03

 

中原中也觉得自己整个人都处于恍惚的状态,他恍惚着离开那棵盆栽,恍惚着进了电梯,恍惚着来到地下车库,恍惚着来到车前,遥控解了锁以后他恍惚着拉了半天的车门,却一直拉不开,然后才发现他拉的车门一直都是公司的旅游大巴。他恍惚着开车回去,一路都仿佛要开进护城河,到家的时候站在玄关晃神,觉得灵魂出窍,被雷劈到半空漂浮。

不可能。他对自己说。怎么可能呢?哪有这么巧的是吧?这城里上千万人口,几千家酒吧,能遇到的419对象那可是无数,怎么可能刚刚好是太宰治?没那么巧没那么巧,他不停地自言自语,太宰治脖子上那个伤口,一定是被狗咬的。

可万一真是他咬的呢?

中原中也一想到这个,就想拉开阳台门,从十一楼跳下去,关键是他觉得这件事情太宰治真的干得出来,酒后拿他玩玩,刷他的卡,趁他没醒来时走人,现在又装作无事发生,其实暗地里一边看着他的笑话一边在狂笑——这不就是太宰治会干的事吗?不对,这种事情全世界也就只有太宰治干得出来吧?他越想越害怕,越想越觉得自己这个猜测是真的,中原中也更想跳楼了,他站在玄关边,心中一片死灰。

中原中也洗完澡,麻木地躺在床上放空,满脑子这件事挥之不去,他觉得万一419对象真的是太宰治的话,那这件事情可能会变成他被对方嘲讽一生的笑柄。他和太宰治毕业于同个小学同个中学同个大学,简直就是孽缘中的孽缘,小时候连一株草都能打破头般的争抢,长大后更是什么都要比一比争一争。毕业后不幸进了一家公司,还被安排成搭档,所幸他的老相识太宰治嘴巴坏了点,工作能力倒是没的说的,两人一起做的项目收益高、风评好,职位也随着业绩级级往上升。工作初期的几年算是他看太宰治最顺眼的几年,毕竟他们那时一起熬夜加班,靠着速溶咖啡通宵,半夜披着夜色回家,各自到各自的楼下,还不忘嘲讽对方一句你可别猝死了,行业内都知道他们俩,虽然他们时常在会议室里指着鼻子对骂你这个方案做得不对,或是在办公室里摔文件互相甩锅,但他们从来都是最强的搭档。直到有一天太宰治莫名其妙跳槽,中原中也没有听到一点风声,某天来上班的时候,就看见太宰治的办公桌上干干净净,他莫名其妙地问他人呢,保洁阿姨说他跳槽了,他那时候还以为自己听错了,难以置信地问跳哪去了?保洁阿姨指了指天花板说,楼上。

从那以后他就再也没有给太宰治任何一个好脸色,他觉得很讽刺,他们搭档了几年,而最后太宰治跳槽的时候,连保洁阿姨都比他先知道这个事。之后见到他的时候太宰治的胸前已经挂着B公司的名牌,他站在电梯里,遇见他时笑了笑,说中也早啊。

他什么话都没说,转头就去爬楼梯,他那时候觉得他真是恨极了太宰治,并且心情复杂,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怨气那么重,因为无端被丢下?可是他又不是没了太宰治不能活的人,况且他们也没签订什么长期搭档契约,更没有法律规定太宰治不能跳槽,可他就是气,气什么呢?他也不知道。

他躺在床上,觉得脑子里乱得很,回忆起过去,那种不甘和郁闷的情绪又一起涌上来,再想起前天419的事情,中原中也觉得自己简直要炸上天。他安慰自己说不定是自己记错了,比如他根本就没有在那个419对象的脖子上咬一口之类的呢?这么想他心情猛然就好了点,对,他对自己说,一定是这样,我没有咬他。

他给自己发心理暗示,然后闭上眼睛。赶紧睡觉,他想,一觉醒来就什么破事都没了。

 

“这是……?”芥川抱着箱子,站在门边,一脸茫然。

“这是你的新办公桌呀,昨天中原主管特意来安排的,他还把你的职位调动了一下,芥川……龙之介是吧?”人事部的大姐姐和蔼可亲。

“是的,我是芥川。”

“那芥川以后你就在中原主管这边工作,协助处理事务,具体的等主管来了,他会告诉你布置与安排,有什么想问的吗?”人事姐姐微笑。

芥川龙之介看了一眼比原来大了一倍的办公桌和幽静空旷的环境,他莫名晋升,一头雾水,也不知道该问什么,只得默默放下自己的箱子,和人事部的姐姐道了谢。

“啊真是可爱的后辈。”人事部姐姐很喜欢他,啪嗒啪嗒,踩着高跟鞋就走了。芥川把自己的文件夹、笔筒、盆栽之类都移到新的办公桌上,半天消化不过来。

 

中原中也今早顶着两个硕大的黑眼圈来上班,像一只熊猫或者被人打了,他昨晚失眠到天亮,眼睁睁就看着日光透过窗帘照进来,他满脑子都是419的事情,满夜都在纠结与疑惑,疑惑到后来他感觉自己已经超脱了,我是谁,我在哪,中原中也想,我为什么还没睡着?

走进办公室的时候他正揉着眼睛,一睁眼发现多了张办公桌,芥川还站在办公桌边上和他礼貌地说了句早安,中原中也吓了一跳,手指差点戳到眼睛:“你怎么在这里?”

芥川:“……”

“您把我调过来的。”芥川龙之介试着冷静地解释了一下。

“哦,哦。”中原中也想起来了,被419占满的脑子里回忆起了昨天他和人事部提过要把芥川龙之介调到身边来,没想到公司效率那么高,今天连桌子都弄进来了。人既然已经过来了,肯定要开始工作,中原中也晃了晃脑袋,把脑子里乱七八糟的东西赶出去,从桌上找了文件给芥川。

“先看看这些有没有问题,没有的话拿给我签字吧。”他说。

芥川点头,立刻去忙了。

中原中也开了电脑以后就在愣神,脑子里依旧是太宰治。他想着那天若真是太宰治,那太宰治肯定早就知道是他,那他现在就是在装作若无其事?他越想越火大,如果真是太宰治,那他就活生生看了他一天的笑话,他想着要去试探一下他,于是思前想后,拿出手机找出太宰治的号码,传了个短信过去。

“我们以前常去的酒吧里那个嘴角有颗痣的调酒师长得很可爱,你知不知道他的号码?”

太宰治回得很快:“不知道,你看上了?”

中原中也立刻给酒吧老板打了个电话,问他那个小天使调酒师什么时候来的,老板说他啊,这个礼拜新来的。中原中也挂上电话以后差点摔了手机,心脏砰砰直跳,现在给他一个火把,他能烧光整栋大楼。就是太宰治,他可以肯定了,知道小天使调酒师的长相,那就必然这两天去过,那天419完还刷卡跑路的果真就是他的前任搭档,中原中也一口气差点没上来,火气从脚尖一路蹭蹭向上烧到脑门,他把手机往桌上一丢,正好芥川拿着文件过来让他签字,他气冲冲地就往门外走。

“中原主管……?”芥川龙之介莫名其妙,抱着文件,站着也不是跟着走也不是,思索了一下他跟上去。中原中也像百米赛跑运动员,冲出办公室就冲向电梯,风驰电掣,背后还仿佛拖着一条幻影,他冲进电梯,直接狂按三十层,那是太宰治办公室的楼层。芥川抱着文件莫名其妙地追出来,正好看着中原中也的电梯已经飞速上行。

中原中也冲出三十楼,一路气势汹汹往太宰治办公室走,如同踩着燃烧的风火轮。他太生气了,敢情太宰治就是看了他一天笑话,他都能想象到昨天太宰治一想到自己一瘸一拐,就缩在被子里大笑的场景。中原中也觉得他要脑溢血了,若是他有心脏病,现在都能被直接推进急诊室,他推开门,看见太宰治翘着脚坐在桌边玩手机,他冲过去,一把揪住他的领子大声质问:“是你干的吧?”

太宰治眨巴眨巴眼睛:“我还以为你一辈子都不会发现了。”

“你去死吧!”他觉得丢脸丢到了姥姥家,看着太宰治好看又无辜的脸,恨不得把这个人一拳打到太平洋去,反正他们学生时期也打过无数次,他揪着太宰治的领子,真的觉得自己气得要背过气去。正要在办公室真的动手时有人进来,来人问:“你们在干什么?”

中原中也回头,来人气场很强,稳重得体,一看就非等闲之辈。太宰治叫了声社长,中原中也一惊,然后放下了自己在半空的拳头。来人居然是B公司的老板,在老板面前闹事也太难看,至少架是不能打了。他憋屈而愤怒地松开太宰治的领子,和B公司社长点了个头算是问好,然后转身匆匆离开。

 

芥川龙之介等了大概有半辈子的电梯,这栋楼那么多电梯,然而这些电梯仿佛都粘在了某一层,一部都没有来。芥川想起刚刚中原中也像脱缰野马般冲出去的样子,还冲往了楼上,觉得多半又可能是和B公司那个仇家主管有关系了。他本可以掉头回办公室,但又怕中原中也出什么事,然后这些文件没人签,还是决定上去看看。芥川龙之介叹了口气,转身去爬楼梯。他抱着一大堆文件,默默地往上爬着,爬了又有半辈子,总算是爬到了二十五层,还剩五层。

他到二十五层拐弯处的时候看见有什么人也正往楼梯口跑,他刚要小心避让一下,结果没来得及,那个人撞到了他半边肩膀,芥川手上一大沓的文件被撞飞,顿时在楼梯口散了一地。

“对……对不起!”来人惊呆了,不停道歉。

芥川差点被撞回楼下,他定了定神,然后抬头。撞他的人明显是个新入职的后辈,长了一张大学刚毕业的脸,白衬衫黑长裤,还带着实习生的名牌,这位实习生蹲下来慌张地帮他捡文件:“前辈实在不好意思,我的主管叫我,电梯一直不来,我很着急,撞到你真是抱歉……”

“没关系。”芥川说。他随意地看了一眼实习生胸口的名牌,B公司,中岛敦。

 

TBC


评论(67)
热度(2479)
© Lanc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