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中】幻想之爱(06,ABO)

ABO设定,太宰治X中原中也,连载,时间跨度大,还相互算计的ABO。

明天开始日更。

============================

《幻想之爱》

CP太宰治X中原中也



06

 

这是全部了吗?他问。

确实……只有这些。秘书也有些迟疑,但送上来的确实只有简简单单几张纸,里面是太宰治在东京的履历与资料,第一张上还有他的档案照片。中原中也看到那张照片的时候有些愣神,照片是太宰治高中时期的,穿着白色的衬衫,领口露出雪白的皮肤,神情略微散漫地看着镜头。这是高中时的太宰治,几乎留在回忆里的那个。

他盯着这张照片良久,之后开始阅读下面的文字,信息并不复杂,都是在东京就读时期的档案,一直记录到毕业。成绩数据非常不好看,一门文学除外,别的不是未通过,就是在线上徘徊,文件里夹带着老师写往家长的信件,叙述太宰治同学无心学习,希望家人多多沟通之类。中原中也看着想笑,太宰治的大学生活过得倒是与高中别无二致,但很快他意识到他太过感性,毕竟现在他所做的是在进行对邻居的调查,而非阅览一本通俗有趣的小说。他翻了页,却看见迎面一片涂抹的黑色。

什么意思?他皱了皱眉头。

没有资料,这一学期有一部分档案被用黑笔抹去了。秘书说。

是成绩?他仔细端详了那片墨色,这片黑色坐落在第三年的履历中,面积不小,原本应该是一段话,这段话明显之前存在的,但因为某些原因,被人用黑笔细致地涂抹了干净,连字的边边角角都抹得不剩下,入眼就是一片盖上的黑。中原中也手上的是复印件,他摸了摸那片黑色,心下一沉。

已经查过了,但询问过的人都说不知情。秘书继续汇报工作。况且那位记录档案的老师已经退休……

中原中也下意识觉得这片抹黑的痕迹有些蹊跷,太宰治在东京的履历太过平平无奇,无聊到让他觉得不敢相信。太宰治是安分守己的人吗?他从来就没相信过,但交到他手上的资料只有两叠,一叠就是他手上的,另一叠是所有和太宰治联系过的电话号码,一半都是女孩。他一边看着号码一边摇头,于是所有疑点就又落在那片涂抹开的黑色上。

被盖掉的是什么字?这么大的覆盖面积,中原中也不相信会是档案老师写错字,亦或是几个成绩,这必然是某个事件,一个不能出现在档案上的特殊事件。

中原中也合上资料。他去了吗?

是的。秘书点头。他已经去了伊野尾家。

 

太宰治提出计划时中原中也认为成功的可能性非常低,他甚至觉得对方在异想天开。太宰治表示自己可以获取伊野尾的信任,然后得到能一劳永逸弄垮对方的方法。中原中也手上没有太多的筹码,如果有的话,那只能是之前收集的资料,它们像是没有规律的散落书页,而这些破碎的书页经过拼拼凑凑,恰好能得出一个模棱两可的答案。那天他和太宰治通宵查阅与伊野尾有关的一切数据资料,太宰治不擅长金融测算,但他却拥有着远超常人的敏感。在看到25年前的数据时中原中也指出这里有部分的财产转移,他们对着一列列数字看了很久,太宰治说转移前后的记录似乎并没有对上,这是中原中也一直忽略的东西,他从来都是直接注意年底与年末,而没有在转移方面多加核实。听到太宰治的这句话以后他下意识觉得这背后有什么不对,好像有什么坚硬的东西被凿破,然后希望的光亮、或者说墙对面的黑暗就开始一点点显露出来。

那一年伊野尾家发生过什么事吗。太宰治很随意地问。或者说,前后两年?

中原中也皱着眉头。伊野尾家的财务状况一直很稳定,他回忆了那两年是否有财务亏空之类的大事,但却一无所获,于是他茫然地摇了摇头。

这是目前为止唯一奇怪且彰显出一点希冀的地方,如果有更好或者更明显的漏洞可以利用,那他也不必再继续探查二十五年前突如其来的财产转移。但这也是中原中也无奈的地方,伊野尾行事过于小心,何况家家利益藕断丝连且互相袒护,如果没有一个致命的创口,皮肉伤会在大家大户的互相协作下很快愈合,最后的输家只有自己。太宰治想了很久,似乎也没有想出理由,于是他最后说我去接近她。中原中也闻言差点笑出声。你接近她?他冷笑着说,你知道她有多讨厌你吗?

因为你?太宰治若有所思,如果我提出要和她合作,她不会拒绝的。

你什么意思?他警惕地就像伏于树林的猎豹。

中也,我站在你这边。他站起身。我会找到缺口。

 

流言蜚语永远传得比什么都快,很快所有与他有干系的人都知道他有了心仪的Alpha。中原中也期间没有去拜访过隔壁的家主,因为除了太宰治以外,只有他知道现在所呈现的一切都是虚情假意,隔壁的主人从小待他很温和,他并不忍心欺骗他,何况与自己联手上演骗局的还是对方最小的孩子。他能时不时听到各家的讨论,诸如财产要交付他家,亦或是会被Alpha操控,有些话含蓄,而有些话就露骨而恶劣。他提前到了晚宴,而没人知道,中原中也就站在书架后,听到与自己交好的某先生与合作伙伴的商谈。

那家的小儿子也是很走运,他可是一步登天了。

其实最后得看Omega愿不愿听他,毕竟中原中也也不是善茬……

不听?你见过Omega最后不听Alpha的?没可能,可惜我们分不到一厘,别看那个小儿子样样不出彩,毕竟有副好皮相,好皮相加好手段,怎么样?再过几月,那栋宅必定易主。

中原中也只是在书架后冷笑,手指将帽子攥得很紧。正要从书架后出去时他见到了同样赴宴的伊野尾,伊野尾的身后却没有跟着她的儿子,取而代之的是另一个人,外面依旧在下雨,走进来的每位来客都带着浓重的水汽,伊野尾的帽子沾着雨滴,她抬手取下,太宰治替她接过斗篷,交给边上的侍者。看见这一幕的人诧异于这两者的关系,太宰治微微抬眼,冲满厅的宾客致意,眉目深邃,捎带几分雨天的阴霾与神秘。他穿着一身黑,与伊野尾一同走入的时候对着某个角落笑了笑,没人注意那个笑是给谁的,但中原中也知道。他准确而又迟钝地接受了那个笑,他不知道太宰治为何知道他在这个角落,当然也不知道太宰治怎么做到这么快与伊野尾交好,更不知道此刻他该怎么配合,但他很快冷静地走入了会场,之前讨论着他的嘈杂声音在他出现的瞬间消失地毫无踪迹,取而代之的是一片突然的沉默与探寻。

你来了。太宰治回头,温和地说。

他走向他,带着熟悉的草木清新的Alpha的气息,他似乎又在一瞬间和伊野尾没有关系了,当然伊野尾也没有在意,她转身就去与各门家主交谈。中原中也在心里感慨不愧是太宰治,即便面对那么多人,他的演技依旧是足以瞒天过海,太宰治看向他的眼神宛若注视真正的情人,里面有见到他的惊喜,缠绵缱绻,眉目温柔,他站到他身边。你一个人来的?太宰治问。

嗯。他有点不知道怎么回答,但他好似只需接话就可以,太宰治会把这场戏毫无漏洞地表演下去,他伸出手抚摸他的肩膀。

为什么不和我一起来?

语气似乎是有点责怪了,太宰治在以情人的身份责怪他没有一同叫上他。他掸落中原中也肩膀上细小的雨珠,照顾着他的心不在焉。中原中也脑里被太宰治刚刚与伊野尾一同进来的画面充满,接话的速度很慢,也不知该说什么,他们在众目睽睽之下接受着无数人的视线,有好奇的,有不怀好意的,也有看热闹的,太宰治旁若无人的牵起他的手,Alpha的体温偏低,手指相连处都是丝丝的冰凉。

为什么发抖。太宰治低声问他。你冷吗?

他摇头。他在发抖吗?他自己都有些诧异了,但太宰治拉紧了他。

你……他凑近他耳边,压低声音,他说不清自己为什么要问,但他还是决定询问。你答应了她什么?

我站在你这边。太宰治答非所问。他冲宾客露出无可挑剔的微笑,晚宴水晶灯的暖光打在他眼里,素来薄情的瞳仁里似乎都有了点真实,亦真亦幻,中原中也实在分不清。

 

太早了,二十五年前我年纪也不大,确实有几件事,但我记不清楚是否确实是那一年发生的。红叶有些纳闷,但她随即压低声音。你是想找到什么吗?

我确实想。他不敢说太多,毕竟在成功之前一切都是妄谈。和红叶的交谈一无所获,在原先的家主去世之前,他们也没有对表亲家抱有太大的兴趣,更何况那一年中原中也还未出生,红叶的年纪尚小,知道的更是少之又少。在楼梯上踱步时中原中也想着若是原家主还在那便太好,他必然知道很多东西,但转念又觉得好笑,若是原家主还在,那现在操心这些事情的就不会是什么都太过青涩的自己。在某一秒他突然想起了逝去的长辈曾经记日记的习惯,于是立刻奔下楼梯。

逝者的房间一直没有人住,他推开门,里面老旧的木头的味道扑面而来,这种时候他没得选择,他犹豫了几秒,然后撬开上锁的抽屉,里面果然有他想要的东西。他找到了没人触碰过的前任家主的日记,字迹熟悉,记录的语气也让人怀念,他飞速翻着日期。中原中也觉得自己的心跳得快极了,直觉告诉他他不会一无所获,时间仿佛倒流回二十五年前,和着老旧的书页一起。

 

太宰治被敲击窗户的声音吵醒,睁眼看见中原中也气喘吁吁地站在他窗边。窗外下着大雨,中原中也擅自跨过两家之间的窗台,径直就来了他的房间。太宰治穿着睡衣,视野还有些朦胧,外面响亮的雷声就从被他打开的窗传进来,闪电照亮昏暗的天色,中原中也发梢滴着水,水珠落在地毯上,扩大成深色的水渍,把皮毛黏成一缕一缕。

太宰治有点惊讶,但笑了笑,也没有为被吵醒抱怨。

我知道了。中原中也浑身湿透,但眼睛发亮,他挥舞了手中的日记本。

太宰治歪了歪脑袋,表示自己在听。

我猜……他说。她杀了她丈夫。

 

TBC

评论(27)
热度(2077)
© Lanc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