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中】幻想之爱(05,ABO)

ABO设定,太宰治X中原中也,连载,时间跨度大,还相互算计的ABO。来更新,修罗期过后会更得快些~

============================

《幻想之爱》

CP太宰治X中原中也



05

 

从哪里开始?他问。

桌面上都是零零散散的文件,白色的纸充斥在视野里。中原中也从保险柜里拿出厚厚的数据资料,那都是他暗中收集并藏下的,连红叶都无从得知。他把所有文件摊开,宽敞桌子的另一头坐着太宰治,他伸出手拿起面前的一份,若有所思。

其实早晚会有这么一天的吧。太宰治没头没尾地问了一句。

什么?他皱眉。

你早就准备对付她了,只是时机问题,否则也不会早有准备,收集这些需要时间。太宰治粗粗浏览了一遍。什么时候开始的?

回来以后。他回答。他从来都不是坐以待毙的人,有人拿枪管指向背后,他自然也能从袖口掏出利刃。中原中也自觉自己已经拿出了极大的诚意,他把这两年收集的各家资金来往记录与机密资料全都展现给了太宰治,从现在开始他们便是一条船上的同僚、一损俱损。太宰治显然有些惊叹,他顿了顿。

其实你有能力搞垮他们,只是时间长些罢了。太宰治说。

我等不了那么久,她在变本加厉。中原中也拿起报表,上面的数字密密麻麻。你还没告诉我你的条件是什么。

我的话……太宰治摸了摸下巴,你觉得我需要从你这里得到什么?

钱,他只能想到这个。但太宰治从来都不像是缺钱的样子,若是在东京那便还有可能,现在自己的老邻居已经归来,偌大的家底并不缺他一点零用,当然,除非太宰治狮子大开口。他皱了皱眉头,心中估算着太宰治可能报出的数字。其实他不介意花点钱,若是钱能买来这只狡猾狐狸与自己的通力协作,他拥有的就会是长久的安宁。想到这里他有些轻松地抬头,你要多少?他问。

钱?我不缺钱啊。太宰治笑了。

他一愣。

倒时候再说吧。太宰治托着下巴,手指没规律地敲打着桌面,带了那么点些微的笑意。恰巧这个时候他听到了外院打开的声音,中原中也站起身,走到窗台,看见黑色的铁栅栏外停着车,雨幕中车门被打开,他眯起眼睛,看着红叶撑着伞下车,走向宅邸。

啊,是她。太宰治有些感慨地开口,那么多年,她倒是一点都没变。

中原中也脑子里过的是几个问题,比如是否要告诉红叶他和太宰治还不太明朗的合作,或者是否要对红叶也开始演戏。其实他直觉红叶从学生时代就知道他和太宰治有过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但却没有什么切实的证据,红叶时常会多留意几眼太宰治,或者对他丢掉的抑制剂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她是什么时候知道的?从一开始就知道,还是慢慢察觉?中原中也感到红叶一直都站在保护与包容他的一边,所以她什么都没有说,即便他做了再荒谬而大胆的决定,她也只是选择沉默不言。

别把她扯进来了。他想。尽量把她革除在更安稳的地方吧,红叶为他操的心已经够多。

别告诉她。于是他说。

太宰治看了他一眼,说那要演给她看吗?

 

红叶推门进来发出不小的声音,门半掩着,所以她自然以为里面只有中原中也一个人,踏入房间正要开口时,却看见有外人在里面。深发的高瘦男人按着年轻的现任家主亲吻,旖旎而激烈。那个吻发生在拂动的窗帘边,下垂的布料与流苏遮遮掩掩,把场景显得更是朦胧暧昧,中原中也头发散乱,背脊摩擦着窗台,眼帘低垂,手指扣紧了只看得见背影的人的肩膀,甚至显出青色的骨节来。满室都是信息素,连她都感受得到,清新的草木气息混合着甜香,在弥散的水汽里发酵升温,又带着独有的清冽。她吃惊地往后退了一步,定睛想看清是谁。某一秒中原中也在喘息的片刻抬头看见了她,冰蓝的瞳孔里顿时有些慌乱,他匆忙松开抓着对方的手。你回来了。他小声地对红叶说。

那个人转过头,红叶看清了那张脸,脑子里轰得一声,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也是一种复杂的情绪。她刚从外地回来,袖口衣角都沾着雨水,来不及擦掉,现在也毫无心情。是他,她想,她差点要大声喊出他的名字,好像多年的猜测被肯定了一样,她居然觉得好像就该是他。

是你。她说。

好久不见。太宰治看不出一点迟疑与惊惶,哪怕他刚刚松开按着Omega的手,他的第一个动作是向前一步,恭恭敬敬地行了个礼。

你们……她张了张口。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太宰治如实回答。

我说实话,赞成的人不太多。红叶沉默良久,她自认不想做恶人,但还是委婉地说了这句话。谁都能看出发生了什么,满室信息素的味道都没来得及散去,即便是一个吻,就足够说明一切。她觉得自己的猜想是对的,从几年前起她就知道。中原中也第一次发情那天她闻到的味道非常熟悉,几次三番以后她能确定那股味道的主人是他们的邻居,即便这两个人平时从来没有多余的交谈。她想着他们是什么关系,但一直没有答案,而现在这样的关系终于坦荡荡地展现在了她面前。他们素来也是有交集的,太宰治会礼貌地和她打招呼,帮她拎手中过多的东西,偶尔在街上碰面也会点头以友好的目光示意,对方的眸子很深,澄澈却不见底,她从不忌惮,只是觉得这个孩子从小就太难看透,长大也一样。

我知道。开口的是中原中也。

那家知道吗?她明指伊野尾。

知道。中原中也说,他说话还有些喘息。我会处理好的。

 

晚上太宰治留宿在宅。

红叶没有提出任何异议,中原中也试图在她走过时问一句,他们在楼梯口站定,无言了几秒以后开始平静的交谈。红叶的大意是你已经是家主,只要对家族没有实质损失,我便没有权力干涉你的私人生活,但你确实很冒险。他想了很久,终于问出了自己藏了好几年的问题。你一直都知道我和他……?他问。

红叶沉默了一会,说是,但我看不懂。

他是个不错的人。话出口连自己都觉得违心,恰好太宰治竟然经过了不远处,站在角落里笑盈盈地看他,在这样的注视下,说出的话就更是假得像刺,像要把他刺穿一般。中原中也在心里说了一万遍他是骗子,是狐狸,是全世界最狡猾的人,话说出口却必须又得变成虚伪的夸赞。我相信他。

那伊野尾那边……?红叶迟疑地说。她一直很执着于你。

我想和太宰治订婚。他说。这样一来,她就算想换人也做不到了。

那和她家的合作不是很危险?她顿了顿。

他只是伸手拍了拍红叶的肩,他的监护人的脸上都是真实的担心与关怀。中原中也很感慨于红叶这么多年的陪伴,从小到大都是她亦像母亲亦像姊姊一般照顾他。宅邸里的人换了一批又一批,最后连家主都换了,陪在他边上的却一直是红叶。他抬起头的时候看见了站在不远处依旧没动的太宰治,然后猛然发现陪着自己的居然还有这个最讨人嫌的邻居。他一下子觉得哭笑不得,理由是人生永远充满让人无言以对的意外。

我会一直站你这边。红叶给的承诺一如幼时,他心口有点暖,点了点头。

 

演戏要演完全,于是太宰治几乎彻夜都在他的卧房里。宅邸里大大小小的用人都知道alpha来了omega家主的房里过夜,路过房门口的时候轻手轻脚,闲言碎语却几乎都要传到远处去,暴雨还不停,夜里时不时都有几声惊雷,震得人不得安眠。中原中也干脆把窗子全部打开,任由雨撒进地板,狂风吹得窗帘似痉挛般乱舞。

实际上什么都没干,他没到发情期,所以完全没兴趣与自己讨厌的人肌肤相亲,他相信太宰治也对他毫无兴趣,做给伊野尾或是做给红叶的戏不太相同,但终究都是虚伪,演戏是他的邻居从小最擅长的,一个眼神或是一个吻,样样手到擒来。他们在密闭的房间里摊开了一切文件,在雷声与雨点的躁动中讨论正事。太宰治拿着一支笔,偶尔转一转,他靠在窗边自顾自抽烟,偶尔瞟他一眼。太宰治侧脸的线条一向漂亮,二十二岁的他脱去青涩更显俊美,些微的夜色与灯光下他的头发依在耳边,轮廓温和而凌冽。

他和太宰治定了周密的计划,事实上基本是alpha在罗列方法,他只是负责听与建议。中原中也愈发觉得自己太不明白这位邻居,不了解的东西太多,比如他的手段狠辣,还有他的笑里藏刀与心思缜密。太宰治时不时抬头看他,在杂乱的文件纸张中问他这样行不行,他突然有些走神,好像他们还在高中,桌上的是试卷,风从教室窗台吹进来,他从前排把卷子传给太宰治,他们的手指就在空气中触碰,沾连那么一点温度。

中也,你没在听。他叹气。

他晃过神来,然后意识到对方叫了自己的名字。太宰治一直是叫他名字的,即便他们一点都不熟。他一直认为这是太宰治欺骗别人的方式,用亲昵的称呼塑造热切的假象,于是所有人都会以为他们是再好不过的同窗。他叫他名字时的发音很好听,温柔的,带着点气音的,于是他抬头表示他听到了。你在想什么?太宰治问。

你到底想要什么。他严肃地看他。

太宰治一定不是舍己为人的人,也不可能会是,他笃定他想要的东西一定不好办。听到他的话太宰治似乎是思考了几秒。其实只是想从家里独立出来,你信吗?他说。

不信。不可能那么简单,他从来不肯相信狐狸状似胡诌的只言片语。然而太宰治却不肯再说了,他指着手上的纸说这么办行吗?中原中也接过那张纸。

这很难。他阅后吃了一惊。

我能做到。太宰治挑了挑嘴角,眼里都是势在必得。

 

家主,有一位叫太宰治的客人找您。黑衣的秘书轻声对她说。

伊野尾挑了挑眉。太宰治?她脑里浮现出上次所查阅的履历以及他可能分到的资产,一栋厂房,几个数字,不足为惧,但最让她警惕的莫过于他与中原中也的关系。今早有人偷偷告知她,昨晚这位alpha留宿在了中原中也的卧室,于是她在清晨一边怀疑一边勃然大怒,一方面愤慨于这位本早该与自己儿子结合的omega留人于室,一方面觉得自己的尊严彻彻底底受到挑衅。她一直注视着长大的中原中也终于露出叛逆的獠牙,开始不把长辈的话当一回事,他自作主张,甚至开始明面上与她作对。她原本就正要起身前去质问,但此时矛盾的中心出乎意料找上门,她反而不明白这位在各种意义上都已经冒犯了她的alpha找她何事。

她舒缓了自己的表情,装作客套地请他进来。来人有一副相当好的皮相,肤白眸清,身量修长,穿着深色的西装,确实充满吸引力。他撑着伞等她示意开门,在雨中显得颇为挺拔,好像被晨露洗涤的树木。茶水倒在杯中,微微荡漾着清早的天光。

请问有什么事吗。她实在做不到和蔼,只能端坐,相对冷淡地问。

我会和中原中也订婚。来人单刀直入。你可以和我合作,拿你想要的东西。

 


TBC

(感觉什么都没写出来就两万字了……还是很感谢评论!被喜欢真的很荣幸)

评论(35)
热度(2296)
© Lanc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