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中】幻想之爱(00~01,ABO)

ABO设定,太宰治X中原中也,写完自己感觉像一个文艺颓废的小黄片(什么鬼。连载……第一更4500……时间跨度大,还相互算计的ABO……每天都被辣鸡的自己搞得非常愁……

=================================

《幻想之爱》

CP太宰治X中原中也


 

00

 

车缓缓地停在雨幕里。

这是一个再常见不过的雨天,雨天适合办丧事,即便没那么多哀伤而复杂的情绪,在水声中也能不由自主地沉重下来。车窗上的雨刮器慢慢停下,雨点淅淅沥沥地打在车窗上,他下车,司机撑起伞,举到他头顶。他戴着一顶黑帽,手里拿着一束白花,带着水珠的百合。亲友们到得差不多,来往的宾客都一身黑衣,气氛肃穆庄重。

逝去的长辈躺在棺材里,紧闭双眼。他慢慢走过去,很多人和他轻声打招呼,说着你也来了。中原中也点头,恭敬地鞠了个躬,把花交给了逝者的遗孀。

现在还没开始,过两天,子女就会开始争财产。有人悄悄在他耳边说。

他点头,并不是很在意与自己无关的事情,逝者和他只是合作伙伴,来这里是出于尊重与礼仪,并没有其他多余的情绪。他百无聊赖地站在人群中,像是一个旁观者,打量着人来人往。转动目光时中原中也觉得棺材边有个身影有些熟悉,那个人背对着他,高高瘦瘦,穿着黑西装。他眯起眼睛,仔细地端详了一下那个背影。今天的天气太过潮湿,正是初春,空气里全是朦胧的水汽,室内室外都一样。那个背影不动,他便在视野的模糊里探查了一番。

帮他打着伞的司机注意到了他的眼神。这是您隔壁的……

别说了。他猛然打断他。

他认出了那是谁,下意识觉得心里一咯噔,但他们确实多年没见,中原中也这一刻也不知道自己在恍惚些什么,正巧这个时候那个穿着黑西装的高瘦背影回了头,他们俩的视线就突如其来地在雨幕里交汇。中原中也眯了眯眼睛。对方笑了。

好久不见啊。太宰治说。

 

这是他们时隔数年突如其来的相会,距离他们上一次见面是五年。

 

01

 

这所房子终究会被一个Alpha掌握。

这是他从小到大听过的最多的一句话。第一次听到这句话的他7岁,趴在窗帘背后听到了大人的交谈。他个子很小,藏在窗帘厚重的布料后没有被发现,于是就看着来客与家主对坐。来人惋惜地说可惜您的后代是Omega,一旦被支配,家产就等于拱手相送……倒是不如联姻,还能保些资本下来。

中原中也那时还听不懂他们在讲些什么,只记得家主点了点头,没有对这个话题讨论更多。老宅里并没有人和他提性别分化,年纪太小,他也不觉得和别人有什么不同,慢慢长大以后才得知自己所在的不利位置。他是Omega,拥有着绝对的继承权,但却不被所有人看好,因为所有人都觉得Omega注定会属于一个Alpha,连着他的资产、权力、意志,通通归属一个性别上更强大的他人。

这是一座经常下雨的城,温带海洋性气候,但降水似乎过多了些,也许是高大的山峰让气流爬行上升,他说不出理由,他只知道这里始终阴雨绵绵。中原中也看着墙面泛着一层浅浅的水雾,什么物件上都是湿漉漉的,经常帮他换衣服的阿姨说要记得带伞,他在套上外套的时候抬起头问,我是不是和别人有些不一样?

阿姨愣了愣。没什么不一样的,她回答。

他起初也觉得没什么不一样,与他年龄相仿的是隔壁宅的一个男孩,也是一个很显赫的家族,家主似乎是一个政客。两家之间隔着一道不那么高的栅栏,镂空的,其实也不算有太多的阻隔。从小他就知道住在隔壁的男孩名叫太宰治,他能隔着栅栏看见那个同龄人。太宰治一直都很纤瘦,皮肤白净,头发细软,长了一张从外表来看相当讨喜的脸,看起来听话乖巧。中原中也从小就不喜欢他,当他看向太宰治的时候,总觉那张乖巧的脸背后有更多复杂的东西,明明笑着,却好像在讥讽着所能看见的一切。九岁时他被家主牵着手去隔壁做客,家主把他拉到太宰治身边,说你们两个,一起出去玩吧。

他根本不想和这个人出去玩,他本能地觉得这个人是一个表里不一的骗子,明明在笑,却说不定比谁都讨厌你。当着两位家主的面太宰治牵起了他的手,说好,我们去外面玩。家主点头,中原中也只是有些愣神地看着这个比他高一些的漂亮男孩,那个人的手温度不高,握着他的力道也不大。他跟着他走,离开家主视线的那一刻太宰治甩开他的手,说你自己逛吧。

他猛然觉得被骗了,然后意识到自己的第一印象本就是对的,这个人就是个表里不一的骗子。那一日难得的不下雨,微微还有些阳光,小孩子脾气暴躁,他猛然就把太宰治推倒在地上,两人打作一团。太宰治瘦,力气也不大,空长着漂亮的脸袋,被中原中也按得一点还手之力都没有。他们满地乱滚,浑身都沾着泥灰,直到家主过来拉开他们。被拉开的太宰治只是冷冷地瞥他,脸颊青了一块,眼神里没有什么温度,尽是嘲讽与鄙夷。中原中也被尾崎红叶拉住了,他怒视回去,在大人的责问中拒不道歉。

晚上阿姨给他换衣服的时候他又问,我是不是和他没什么区别?

他知道自己是个Omega,但却确实没有感受到非常明显的分隔,那时候他的性别未分化,看起来和别的男孩一模一样。他不知道太宰治的性别,但今天明显是他打赢了太宰治,他把他按在地上的时候,那个纤瘦又漂亮的男孩根本没有反驳的力气。中原中也还没能明白Omega的弱势在哪里,他两眼放光地等着阿姨的回答。阿姨接过他换下的衣服,问,谁?隔壁的小少爷吗?

是。他说。

那自然是不一样的,正常人都比不上,他是Alpha呀。阿姨说。

说完这句她也意识到不妙,但话从口出,无从更改,她有些慌了神,看见中原中也迷茫地看她。半晌以后他穿上衣服,说我睡了,帮我关下灯吧,晚安。

 

那日9岁的中原中也咬着牙流了一晚上的眼泪。这是他第一次切切实实地感受到性别的差异,因为那个瘦弱的漂亮男孩是Alpha,所以即便他赢了他,他也依旧是个会被夸赞优于常人的Alpha。他突然觉得自己有些恨他,那满腔的委屈与怒意就着实地变成了对太宰治的厌恶。一觉醒来后中原中也看起来和往常没有什么区别,他趾高气扬地成长着,看上去丝毫不在意自己的性别,但只有他自己知道,他有多么恼怒与嫉妒。隔着一道栅栏他依旧会经常看见太宰治,那个男孩唇红齿白,俊俏得惹人喜欢,年少的Alpha开始长得很快,原本他只是高出他一点点,直到某天他高出他很多,五官开始锋利,棱角开始分明。隔着栅栏他们对视,太宰治对他笑了笑,看起来很友好的笑,但只有中原中也知道,里面藏着多少的尖酸刻薄。

他嫉妒他,羡慕他,痛恨他,但他无计可施。

 

14岁的中原中也迎来了自己的第一次发情期,前一阵子他开始觉得手足无力,他感觉有些不对,但却执拗地不想承认性别觉醒的事实。他是个Omega的迹象早就显露在方方面面,他个子瘦小,比同龄人还要矮一些,闻到Alpha信息素时反应会很大,有的时候甚至会无缘无故的恶心到干呕。他和太宰治上了同一所学校,但不在同一个班,平时毫无交集,也不想有交集。两家见面的时候倒是会勉强保持一个表面上的友好,大人会拿小时候他们打架的事情打趣。以前中也可厉害了,另一个人说,能打过太宰呢。

哈哈哈,家主配合着笑说,现在肯定打不过了,太宰长大了啊。

中原中也只能站在原地不动,暗地里拳头攥得比谁都紧。他不想承认这个事实,但这却摆在他面前。太宰治现在比他高一个头,少年开始性别分化,轮廓锋利明显,脱去了孩童的稚气,显出那一点独有的青涩的性感来。他站在太宰治身旁,能细微地感受到那一点点的Alpha信息素,像清晨的树丛的清新味道。味道好闻,但他却不甘地几乎发狂,他想和太宰治打一架,但又怕和太宰治打一架,这会揭露什么?现在的他还打得过他吗?一个初见端倪的Omega,与一个快速成长的Alpha?

年少的第一次发情期来得猝不及防,那天恰好没人在家。他有点后悔没有告诉红叶这两天他都呼吸困难、手足酸软,这样至少他能有个防备,至少他能知道家里常备的药物在哪里。他把自己关在大宅狭小的阁楼里,关紧了门。他趴在地上喘息,估算着红叶或者阿姨回来的时间,她们会回来的,她们会找到他。发情期带来的是完全陌生的感觉,潮热与窒息,恰好外面又是个雨天,滴滴答答的水珠拍打在天窗上,耳朵里满满的都是这样的声音。

有人敲了敲阁楼的小窗,他艰难地抬起头,看见的却是他最不想看见的人,他猛然想起他们是邻居,顶楼的阁楼离得极近,说来也是巧,太宰治恰好看到了。隔着窗子他笑了一声,在他眼里最厌恶的那种笑容,有点嘲讽的。喂,他抬了抬下巴说,要我帮你去喊人吗?

他只是摇头。他完全不想让自己丢人的样子暴露在日光之下,让红叶帮忙已经是最后的底线。而现在他这副样子却还被他最厌恶的Alpha看到,太宰治隔着窗,注视着趴在地上的他,他在喘气,被热度折磨地支离破碎,甚至不能说出一个完整的句子。别管我。他怒视他。

哦。太宰治打开了窗子,那点封闭的信息素倾巢而出,流散在雨天的水汽里。他能更清楚地听到太宰治的话,也能听到那响亮的雨声,水落在屋檐,然后又流下来。

你会进医院的。太宰治抱着臂。我家没有Omega,你可以告诉我药在哪里,我帮你去找。

他摇头。

其实从那一刻他突然出现了一个大胆的想法,这个想法荒谬又妄为到他都不敢相信,太宰治确实离他不远,他能闻到那股他适应却不喜的味道,那是他的信息素,清新的像雨天的早晨。这点Alpha信息素倒是实实在在地给了他一点慰藉。年少的第一次发情期,昏沉的大脑,窗外的大雨。他努力地抬了抬头。

我不知道药在哪里。

他说。你会吗?帮我处理一下。

他看着太宰治露出有点惊讶的神色,然后挑眉笑了。

他说,可以。


那是他们的第一次做圌爱,虽然他知道最初一定是因为太宰治的人道主义。没有药,没有Alpha,一个初次发圌情的Omega再熬下去确实要进医院,但是他又觉得太宰治不完全是因为人道主义,可能是因为两个人都同样大胆而好奇,而且笃定了不标记也不会产生什么恶劣的后果。没有拥抱,没有接吻,倒更像是一场公事公办。他们在这个小阁楼进行了第一次的大胆尝试,太宰治翻过阁楼的小窗进来,把外套脱了垫在他们下面。虽然是发圌情期,但初次总是有点艰难,太宰治皱着眉头,一手捂着他的眼睛。他耳里是雨点拍打屋檐的声音,水流顺着屋顶的倾斜角流下来,落在地面形成水潭。他听得清清楚楚,没有关窗的狭小的阁楼里充斥的也是雨季独有的水汽朦胧,他闻得到太宰治的信息素,那点味道钻进他的每一个细胞。他感受得到快圌感,并很快意识到这就是Omega,而他现在注视着的这个人即是一个Alpha。他们是不同的,他不甘又愤怒地想着,他看着太宰治的眼睛,里面依旧没有什么温度,没有笑意,但也没有别的,即便他们现在贴得那么近。

到高圌潮的时候中原中也手指颤抖,太宰治抽了出去,没有标记,也没有射在里面。他的额上都是汗,满面潮圌红,在恍惚中注视着他最讨厌的人。从他见到太宰治的第一次起他就知道这是个敢于尝试的疯子,自己也是,所以他会提出这种要求,而太宰治会答应。被生理性泪水充斥的眼眶中他看见太宰治的脸,他几乎没有那么近的观察过他,这个Alpha确实是好看的,带着点冰凉与薄情的好看,这很少见,尤其是他。

谢了。完事以后他不停喘着气。阁楼里碰撞的信息素顺着打开的窗户散了出去,没人会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中原中也把衣服收拾齐整,也算是特别真诚地道了个谢。太宰治摆了摆手,说我无所谓。


 那便是他们契约的开始,中原中也每次回忆起那一天,都觉得自己又置身于狭窄的阁楼,感受着那点迷蒙水汽和湿沥噪声,太宰治面庞的汗滴在他的脖子上。14岁他们第一次做爱,与现在间隔8年。


TBC


评论(45)
热度(3286)
© Lanc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