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中】五次糟糕的告白(短篇,一发完结)

之前答应的一不小心都6000字了的小甜饼,中也穿越回去告白的故事=3=写得超开心=3=正好520!!就当520双黑了

==============================

《五次糟糕的告白》

Cp太宰治X中原中也


 

*

 

骗人的吧?他睁大眼睛。真的有这种异能?

有哦,但时间不多,只能停留二十分钟,不过二十分钟改变未来也早就足够了。老人挥了挥手,他长得像一只狐狸,五官簇拥在一起,排布得很奇怪,眯缝着眼睛的样子更显狡猾,他松手,又握拳。

你相信吗?我真的可以让你回到过去。他说。

我为什么要回到过去?他抬起下巴。

理由你自己不是最明白吗?他说。你要不要?机会不多的。

中原中也转头就走,走了几步,又转身回来。

我……

看吧。狐狸般的老头狡猾地笑了笑。我就知道你需要。

 

*

 

真的回去了。

他惊讶地看着自己明显缩小了的身体,差点叫出声。眼前的人既熟悉又陌生,面孔稚嫩地似曾相识,那个人倨傲地瞟了他一眼。

你在发什么愣?那个人说。

太宰?他问。

十二岁。太有趣了,他回到了十二岁。中原中也不知道这个所谓的时空穿越是怎么定位,但他确实回到了和太宰治初识的那个阶段。他是来干嘛的?他突然有点慌张,对,是来改变未来。

怎么改变未来?改变太宰治和别人结婚的未来?他也不知道怎么搞的,今早听到这个消息以后火大得很,连着桌子都忍不住敲烂了好几张。太宰治的结婚请柬就放在他桌上,连他都搞不清楚为什么这个整天嚷嚷着要自杀的人会真的干出结婚这种和正常人无异的事情,但事实就是事实,他的愤怒与恼火也是真实存在的。搞什么啊?他为什么会因为太宰治的结婚而生气与不快?心情很差地回家之时在路上却遇到了那个奇怪的老头,老头拦住他,一脸神秘与诡恻,说你想改变未来吗?

你在做梦吗?他问。他心情不好,自然没有好脸色。

结果居然不是做梦。他要做什么才能改变太宰治结婚的未来?问题又绕回来了,他到底为什么要这么做?他喜欢上太宰治了?

不会是真的吧。中原中也打了个寒噤。

你能不能快点?十二岁的太宰治回头催促他,他看似面无表情,实际上却是在地上抓了一把沙子,走过来塞进他的领子里。被肮脏的沙子淋了一身的中原中也暴跳如雷,他跳起来,和十二岁的太宰治厮打在一起。

搞什么?我穿越来就是为了和他打架的吗?

他一边打,一边想。

 

*

 

很明显啊,失败了。狐狸脸老头摊手。你根本没有把握机会嘛,不是要告白吗?一看就没干成正事啊。

中原中也还没反应过来。刚才他打着架,突然就回来了,想必是穿越的时间已到。他站在原地发愣,老头说的话倒是一字一句传进了耳朵里。谁要和他告白?他下意识反驳。

那你为什么不想他结婚?老头反问。

中原中也答不上来,心里的那点小九九被戳破了,觉得又羞又恼。老头说你这样没用啊,你得做出些实质上改变未来的事情,打架算什么,你只要和他说一声喜欢你,说不定这个时间点的他就不会结婚了。

全部都改变?他难以置信。

对,全部都改变。狐狸脸笑眯眯的。要不然你以为这是什么,这可是异能啊。

哦……他半信半疑。可是已经没用了,我回来了啊。

谁说只有一次的?老头挥手,来吧,我们再试一次?

 

*

 

这是几岁?

他低头看着自己的鞋,又看了看自己的手。他居然踩在雪地上,前面走的是太宰治。他站在雪地里半天没动,太宰治回头看他,一边跺着脚。你是瘸了吗?太宰治问。

中原中也觉得不管什么时候他和太宰治说话,他都能被气死。这个时间点的太宰治看起来14岁,可见时空穿越不能往再早的方向进行。他开口啊了一声,又觉得不知道从何说起。这怎么说?他只有二十分钟,在14岁发生的20分钟真的能像一只唤起旋风的蝴蝶,改变未来太宰治结婚的事实吗?

我有点事情想和你讲。他用了一个不能更老土的开场白。

讲什么,讲你已经三个月没有长高了?太宰治笑眯眯地说。

他的火气蹭蹭地就上来了。果然是开玩笑的,14岁的太宰治怎么沟通交流?先不说他嘴巴本来就坏,那时候的关系也没好到哪去,他这个时候说喜欢,结局应该就是活生生的被当做笑料的吧?

太宰治还指着他的身高继续说着。他蹲下身,抓起一个雪球就往太宰治身上扔,这个雪球直接引发了一场雪仗,他们用雪球互相砸对方的脸,骂着最尖酸刻薄的话。中原中也把14岁的太宰治按在雪地里,看着他青涩的面孔和深色的眼睛,脑子里有些恍惚。

你看什么?太宰治咧着嘴,他呼出的气在冬日的空气里是一片白。在中原中也出神的时候,把冰凉的雪塞进他的衬衫。

你去死吧还是。他想。果然又失败了。

 

*

 

你要知道……时空穿越这种事情,次数也不是无限制的,你不能这么随便浪费啊。

我根本不可能……他大声抱怨。你一定没见过十多岁的他!我看见他我就想打他!

可是你得告白,还是你觉得不改变未来无所谓了?

我……他踌躇着。

还有几次机会?他问。

狐狸脸摊手。一次成功最好啊。

那再来一次吧。他咬牙。

 

*

 

这次是十六岁。

穿越的时机实在太不好,不仅是合作执行任务的时候,他还恰好受了伤。太宰治站在他边上,一手拿着枪,一手触碰着墙面。你还能不能走?太宰治转过头问他。

能。他艰难地站起身。腿上伤得不清,他好像记得十六岁那年确实有这么回事,只是他从小到大受过的零零总总的伤太多,一次任务受挫根本不太值得被记住。他肯定这个时间节点的自己能坚持下去,完成任务也只是快慢的问题。只是他穿越过来能控制这个身体的时间只有二十分钟,二十分钟,还是在任务过程中表白,做得到吗?

太宰。他说。

我就知道你走不动,偶尔承认一下自己很弱也无所谓吧,反正你本来就很弱。太宰治走过来,在他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一把背起他。个子矮,人倒是很重啊。

他趴在太宰治的背上,半天都没反应过来。曾经发生过这种事情吗?没有,肯定没有。他改变了这个时间点,原因就是因为刚才他犹豫地叫了一声太宰治的名字?但确实发生了太宰治背着他这种玄幻又莫名其妙的事情。十六岁少年的脊背依旧略显单薄,他趴在这个脊背上,盯着太宰治后脑的发旋,半天说不出话来。

不用太内疚,好好谢我一百次就可以了。太宰说。

我其实……他终于开口。

话在嘴边又说不出来了。中原中也突然想到,这个时间点其实离太宰治离开黑手党也不远,就算他在这里说出某些话,又是否能真的改变什么?最大的情况依旧是太宰治不变的离开。更何况实在太突兀了,他该用什么方式,才能在这短短的20分钟内,使自己的告白不显得太虚假与仓促?

我觉得我……他几乎要抓耳挠腮。喜欢两个字好像一只蜗牛一般,想出来又不肯出来,缩在壳里探脑袋。

你到底要说什么?太宰治停下脚步。

谢谢你。

说出这几个字的中原中也恨不得打自己一巴掌,他千里迢迢穿越回来,结果就发了一张好人卡。太宰治也笑了,说啊你居然会对我说谢谢,真是罕见。这下该说的话全都说不出来,中原中也闭着嘴暗自懊恼。这么难吗?怎么会啊,一句喜欢罢了,自己是怎样胆大的人啊,干什么事情犹豫过?为什么在这件事情上唯唯诺诺,还不如高中女生?

其实他很希望太宰能背他久些,但二十分钟到了。

 

*

 

你真是我见过的第一个能失败三次的穿越者。狐狸脸摇头。

中原中也认了自己第三次失败的事实。他烦躁地垂着头,脑子里还是刚才那三次穿越的场景。他在老头面前抓耳挠腮,把帽子摘下又戴上,不停地踱步,脑子里一团乱麻。这到底怎么办?他觉得第三次失败,基本接下来也没什么成功的可能了。因为时间已经离太宰治离开黑帮不久,之后他们见面的机会都少,又怎么能说出一句真诚的我喜欢你?

再试一次吧……他试着问狐狸脸。还有机会吗?

还有一次。老头伸出一只干瘦的手指。再多可没有了。

开始吧。他闭上眼睛。

 

*

 

和之前的三次都不一样,这回他一下就认出了这是哪一天。

这是太宰治离开港口黑手党的那一天,那天他开了一瓶柏图斯,太宰治炸了他的车。他们当时并没有见面,太宰治不告而别,他也继续当着自己的干部。其实见面也不是不行,只是似乎见面也没有什么多余的意义,要走的人终究是要走,说再多挽留的话也没用。

睁开眼的那一刻他就在自己的桌前,面前是那瓶开了瓶的柏图斯。他猛地站起身打开门,临走前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这个时间没错,他笃定地想,这个时候太宰治还没有离开,一定在他的车附近。只有二十分钟,他出门以后跑得很快,他赶上了。走到车边的时候他果然看见了太宰治,太宰治还穿着黑色的一身,但他明白,这也许是他最后一次看见太宰治穿这身黑西装。

看到他的一瞬间他的前任搭档有些惊讶。哎呀,他说,你收消息的速度也不慢,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我有点话和你说。他斟酌了一番,还是继续了这个老土的开头。

中也是来劝我的吗?我已经拿定主意了。

太宰治的眼睛里有很多东西,深色的,像是把一切都能吸进去的浓重。他盯着那双眼睛。还剩10分钟,他给自己计算着时间。这是最后一次穿越了。

我其实……没那么讨厌你。他说。

说出这些话似乎已经需要很大的勇气,中原中也觉得自己从耳根到脖子,每个地方都在彻彻底底地发烫。他没有退路,这是最后一次,他没打算明天去参加太宰治的婚礼。去也就算了,他能想象自己坐在某一桌,看着台上的前任搭档穿着得体漂亮的西装,迎宾的时候太宰治也许还会嬉皮笑脸地说啊中也你有没有带礼金啊?他完全不想看到这样的场景,或许是他确实在不知不觉中喜欢上了太宰治,本能产生占有欲,而他甚至害怕拥有这样占有欲的自己。

哦是吗。太宰治流露出了那么一丝惊讶的神情。

他说不下去了,他在那一秒觉得有些悲哀。太宰治根本没有料想过自己是真的喜欢他,这位搭档听过的告白应该足够多,又如何信这样一个来自同性、还是讨厌对象的?他张口说了三遍我,我我我,就是没有下文。太宰治歪着脑袋听他。

我知道你有特别多想问的。太宰治叹了口气。以后有机会再说吧。

太宰治转头就走了,毫不拖泥带水。他本能地想伸手拦一拦,但伸出的手又无力地放下。只有五分钟了,他拦得住太宰治吗?即便拦住了,又能做什么呢?也许他们从这一刻开始就完全走上了不同的道路,不在同一立场,交会的可能更是少之又少。他改变了什么呢?明明这一次是能改变未来最好的机会,但他还是什么都没做成。

中原中也看着太宰治的身影像猫一样隐没在夜色里。

我还是去准备明天的礼金吧。他想。

 

*

 

我根本没可能成功。他对狐狸脸说。

为什么这么说。老头干脆也陪他坐下,他们坐在公园的长椅上,吹着夜风。

首先,他根本不可能知道我会喜欢他,其次,我们和过去完全都不一样了,第三,就算我说了,他不会信我,最后,即使他信我了,他也不会答应什么。

他一口气说完这么多。看吧,中原中也烦躁地摊手,他就是要结婚了,我什么都做不到。

人总是不能那么早下结论……狐狸脸叹气。

哪里早了?中原中也瞥他。四次穿越的机会都被我浪费了个干净,就算我现在豁出去,就打算穿越回去冲着他大喊我喜欢你,可是有用吗?我没有改变未来的机会了。

谁说的?我没告诉你那是最后一次啊。狐狸脸笑眯眯。

你说什么?他跳起来。真的?

真的啦,不过这可真的是最后一次了,我的异能对于一个个体最多只有五次改变时空的可能。老头一拍他的肩。记得你刚才怎么说的了吗?

他还在发愣。

豁出去,冲他大喊我喜欢你,就这样,明白了吗?

这是最后的机会了,后悔的滋味可不好受。老头点了点他的额头。

去吧。狐狸脸笑着说。

 

*

 

这真的是最后一次穿越了。

他迷茫地站在公园。为什么还是公园?他有点愣神,他倒是真的不记得自己和太宰治在这个公园见过面,但是老头确实不在,证明他的穿越是成功的。这是什么情况?他沿着小路走了几步,难道在这个变动的时间点,他会在这里遇到太宰治?

是真的。

他居然真的看见太宰治从不远处朝他走来,穿着那件他熟悉的万年不变的米色风衣,插着口袋,走到他面前。他傻愣愣地看着太宰治,正想别扭地打个招呼的时候突然想起自己还在穿越。20分钟,只有20分钟,他的心跳得很快,之前怎么答应老头的?

豁出去,冲他大喊我喜欢你。可惜当他真的看见太宰治站在他面前时,他又没出息地开始打退堂鼓。最先开口的倒是自己的前任搭档。

你怎么在这里?太宰治问。

我在……回家的路上。他说。

快说啊!他在心里冲自己咆哮。几个字很难吗!这是最后的一次穿越了!

那么晚啊。太宰治今天难得地很友好。

是啊,处理了一些事情。

拜托!你是真的想明天去婚宴上送礼金吗!中原中也觉得自己的内心大概在灼烧爆炸的边缘,但内心愈是如此,他便愈是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太宰治看着他,那双眼睛还是没有变,深色的,浓墨重彩,好像最澄澈也是最复杂的东西都在这双眼里。他忍不住想着太宰治在婚礼上会是什么样子,其实他连太宰治的结婚对象是谁都不知道,但他能笃定那一定是一个很爱他的人,爱到愿意和他殉情的那种地步……太宰治会少见地再次穿上西装,也许是墨蓝色的,他会从哪个角落像变魔术一般拿出一枚戒指,微笑着说你愿意和我葬在一个坟墓里吗?

我喜欢你。他闭上眼睛,颤抖地说。

他说出来了,他终于说出了这句话。他攥紧了拳,数着剩下的时间。太宰治会怎么说,会拒绝他,会嘲笑他,或是别的什么。他完全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说出口的,可能是因为想到婚礼场景,那些强烈到几乎将他吞没的独占欲与嫉妒心就从内心最深处迫不及待地涌了出来。话已经说出口,他完成了穿越的目的。他抬头看太宰治。这就够了,他心想。我尽力了,我想去改变未来,我也做了我能做的,决定权现在不在我手里,结局如何,我都尽力去接受吧。

啊……太宰治眨了眨眼睛,你终于说出来了啊。

啊?他反应了足足三分钟。

我早就知道啊,怎么了?太宰治笑盈盈的。

他早就知道?中原中也被事实冲击地说不出话来,他半张着口,傻愣在原地。

我就是在看你什么时候能意识到。太宰治说。太迟钝了,中也。

 

所以这是成功了?未来会被改变吗?他站在太宰治面前,心跳快到破表,在心里默数到20分钟结束。他舍不得此刻与他一起站在这个小公园里的太宰治,但他确实得回去看看那个糟糕的结婚的未来有没有被改变。他闭上眼睛又睁开,眼前的太宰治该变成狐狸脸了,但当他张开眼睛的时候却没有看见狐狸脸,在他面前的依旧是他的前任搭档。

怎么回事?他又迷茫了,他四处张望。二十分钟还没到吗?

你在找什么?太宰治问他。

一个老头,你不知道的。他没心情和这个时间点的搭档解释。

哦,是不是树边那个?太宰治一指。

他随意地顺着太宰治的手指往边上一看,结果居然还真的看见了狐狸脸在一棵树边。他匆匆走过去,发现狐狸脸早就晕死过去。怎么回事?他站起身,语无伦次,他怎么……

哦你说那个异能者吗?我一过来,就看见这里有个人在发动异能,我就随手制止他了,怎么了,他是你的朋友?太宰治笑眯眯地摇了摇自己的手。那真是很抱歉了。

不对……那这不是时空穿越?他喃喃。

什么时空穿越?太宰治揽了揽他的肩膀。中也,你是不是没睡醒?

最后一次不是穿越……中原中也还沉浸在混乱的事实中无法自拔,他突然想到了最重要的事,于是猛地一把抓住眼前的人的领子。

你不是明天要结婚吗?他急促地问。

啊?那你也信啊,这是今年侦探社的玩笑大赛。请帖还发到你那里了?喂,你不会是因为那个,才终于意识到你喜欢了我十年这种事实的吧?

啊……他半天说不出一句话。

算了,反正你一直又矮又蠢。

你果然还是去死吧。中原中也说。

 

*

 

我刚才正在使用异能,有个疯子冲了过来突然握住了我的手,我也不知道那是什么回事,反正我突然就不能发动异能了。狐狸脸喃喃地叙述着。你怎么样?我们再来一次吧,把最后一次用完……

啊,不用了。

怎么了?老头很纳闷。

我成功了,虽然很糟糕,但第五次……他笑了,我确实改变了未来。

 

END

 

评论(54)
热度(4941)
© Lanc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