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中】Longtime Companion(12,向导X哨兵)

第十二章,太宰治X中原中也,哨兵向导设定。向导X哨兵。太宰第一人称。

大概还有两章或者三章完结~并不是很长的文啦哈哈

================================

《Longtime Companion》12

长期伴侣



*

 

中原中也一直睡着,我没有开启通感,没有叫他,他就一直睡着。我站在窗边摆弄着窗帘,我把它微微拉开,这样些微的光不至于把我的搭档吵醒。他看上去睡得很焦虑,时不时蹙眉,翻身,在睡梦中握紧拳头,他的压力太大了,焦躁的情绪从一举一动里表现出来。我从站着的这个角度能看见街道上的一切,我在等着线人来。

线人果然来了,在楼下停留一会又匆匆离开。我合上窗帘,慢慢散步到楼下,从邮筒下面拿出情报,还顺便买了早点。我上去的时候中原中也已经醒了,他靠在洗手台,咬着牙刷,质问我为什么不叫他起床。

你很累,多睡会吧。我说。

你什么时候还学会关心人了?他问我。

我并不很想与他争执,我知道他心情不好,而我并不想在他这么失意的时候雪上加霜。他盯着我手里的情报看,我把它放在桌上。中原中也伸手就去拆那个信封。

不用看了。我说。是他们老巢的地址。

我要去。他看着我。

通感早就打开了,我能感受到他的躁动,我说我们会去的。

他看到了我拎上来的早餐,于是去厨房拿了几个盘子。我知道其实他有非常多的问题要问,但事实上他也害怕得到他所不希望得到的答案,有些事情过于残忍,中原中也又从来不蠢笨,该知道的也早就明白。比如他不问为什么我昨晚关掉了通感,也不问横滨所打算的决策是什么,更不问接下来他要怎么做。我走到厨房的时候看见他在热牛奶,我说不热也没事,他没理我。他抬起柜子里拿出来的小锅,把温牛奶倒进杯子里,只倒了一杯。

喂喂,我问,还真的不给我热啊。

你求我啊。他轻声说。

我没求他,我俯下身去吻了他,被触碰到的那一刻他明显有些紧张。临时结合那么久,我们接吻的次数不下十次,但每次他依旧会浑身僵硬,我没伸舌头,于是这个吻就平静而温和。我松开手,他喘着气,然后有些奇怪地看我。

临时结合又失效了?他疑惑地问,不是还有几天吗。

没失效。我耸了耸肩,我就是突然想亲你而已。

 

深夜的风实在是很冷。

中原中也脚步很轻,他的动作一向敏捷而迅速,像猎豹一样,往往在你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被一击夺去性命。我催眠了警卫,和中原中也一起换上警卫的衣服混了进去。这是一座并不起眼的工厂,按照线人的情报,这里就是当地黑手党的老巢。他们拥有一个研究所,这样的药物在研制过程中想必进行过不少人体实验,每一支药剂的背后应该都是实验体哨兵向导的鲜血。我和中原中也悄悄走上一栋楼,我站在窗口,从高处观察着工厂的具体结构。

我有点问题想问你。我说。

中原中也很纳闷,大概是没有想到我是先开口的那个,因为从现状来看,应该是他的问题更多些,而我却提出要问他问题。他转头看我,他戴的那顶警卫的帽子明显有点大,压了他大半个脑袋,这让他的面孔在夜色中看不太清晰。

你有没有想过你会和什么样的向导结合?我问。

问出这个问题的那一刻,我脑子里首先浮现的是中原中也曾经描述过的长发温柔美人。被问到这个的我的搭档有些诧异,他看向我。你问这个干嘛?

只是有点好奇。我说。

长发。他眯着眼睛看我,把我上下打量了一番,似乎在思考我在打什么主意。眼睛漂亮,善解人意,和我聊得来,嘴巴不要太坏,只要不像你都行。

你就是在往我的反面说啊。我笑了。

啊对啊,但你突然问我这个,我确实也说不出来。他摊了摊手。比起这个,要是我一辈子都不恢复五感,那我也不需要向导了。

别开玩笑了。我打断他。

我很认真。他看向我。没有五感的哨兵有什么资格要求别人赔上一生来照顾你?这对向导来说太不公平,没有人有义务去为别人付出,我不会接受这样的安排。

中也。我叹气。你不能这么悲观……即使你失去五感,也不代表没有人愿意接受这样的你。

我不接受这样的我。他一字一句地回答。要是结局注定是这样,那我会走。

走去哪?

哪都行,去国外,或者找个没人的地方,反正我都变得不如普通人了,做什么都无所谓……

说这些话的中原中也看起来洒脱,但他的情绪几乎都已写在了眼里。他是自尊心那么强的人,这样的答案我也早就猜得到。我看着他,在夜风里他看向依旧亮着灯的楼房,每一根发梢都透露出了他的不甘与惋惜。我盯着他一直没说话,他点了一支烟,火星在夜色里明明灭灭。

你可以告诉我组织的安排,我会接受的。他突然说。

组织并不会舍弃你。

中原中也没说话,他知道事情的复杂性,明白横滨早就想过对策,只是他无条件接受了安排。他把烟在石墙上按灭,那一点火星变成灰烬落在地上。我将研究人员所讲述的解决对策阐述了一遍,省去了关于我的内容,只是描述了需要向导通过最终结合以刺激神经系的方法。说到森鸥外开始找寻合适的向导的时候他明显很惊愕。他打断了我。

所以他们是要雇人?他问。

我点头。

最终结合就等于绑定以及婚姻。中原中也的语速开始加快。就算他们找到了合适的向导,我们在素不相识的情况下直接进行最终结合,向导为了高额的酬劳一辈子与我在一起,而我也和陌生人永远绑定。是这个意思吧?

是的。我点头。

太荒谬了。他笑了。那还不如别来管我。

你依靠通感和药物,那和依靠向导也没有区别。我劝他。其实可以这么想,万一你恰好爱上了对你进行治疗与帮助的向导,那么一切就都可以顺理成章……

我根本就不知道组织会给我安排谁。他拍了拍栏杆。有这样小说般的几率?做梦吧。而且正常情况下,熟知哨兵能力、经验丰富的优秀向导都有着自己的生活和打算,根本不会为了利益而牺牲自己,更何况与一名说不定根本无法恢复能力的哨兵结合,首领不会找到这样的向导,我也不会接受这样的安排。

事情总有例外。我打断他。

什么例外?他皱着眉头。

例外就是你边上正好有一个。我慢条斯理地说,我看着他,看着他的眼睛慢慢睁大。

假设组织给你安排的向导是我呢?我说。


TBC

评论(34)
热度(1547)
© Lanc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