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中】Longtime Companion(11,向导X哨兵)

第十一章,太宰治X中原中也,哨兵向导设定。向导X哨兵。太宰第一人称。

啊……太宰……(你想表达什么

================================

《Longtime Companion》11

长期伴侣



*

 

我和他都没说话。

把门关上,仿佛就和刚才的骚乱都隔绝开。发生枪击事件后宴会陷入一团混乱,我们趁着骚动从天台逃走,找到事先准备的车辆,中原中也开车很快,他一路风驰电掣,把车停在某个废弃停车场,然后以最快的速度赶回safe house。关上门的一瞬间他坐在地上,迷茫地看着我,我站在他身边,此刻似乎只有沉默能表达彼此的情绪。

他说的不一定是真的。我试着安慰他。

他定定地看着我。

撒谎。他说。你在撒谎。

我确实在撒谎,但我找不出更好的安慰他的办法。那个人已经死了,我们想要得到更多的信息,那就只能去当地黑手党问个明白。他们既然敢将药剂用于中原中也,那么即为做好了与横滨交恶的准备,在这种没有支援且只有两人的情况下,又如何能做到直入当地据点?

怎么办。他看向我。

这似乎是中原中也第一次那么明显地向我流露出他的无力与恐惧,之前他失去五感之时也没有这么绝望,但现在他似乎被抽空了。他站在玄关握着拳。我知道他很害怕,通感能告知我他剧烈起伏的情绪。我想说点什么,但我却什么都说不出来。

这对于哨兵来说可以算是世界上最大的噩耗,中原中也是自尊心非常强的人,我设身处地地思考,便能感受到他的痛苦与不甘。如果真如那个人所说,药物所致的失去五感是不可逆的,那么中原中也怎么办?一直与向导保持通感,赖以为生吗?

我了解他,如果结局是这样,那还不如让他死去。

 

我紧急联系了横滨方面,研究一直由专门负责的人员在进行,听到我的报告他们沉默了很久。其实我一开始就隐隐觉得不对,因为起初研究人员认为药物的效力是15天,但现在15天就快到了,而中原中也的情况一点都没有好转,实在不像是15天能恢复的情况。森鸥外问我我是怎么想的,我说我是怎么想的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中原中也是怎么想的。

他要去与对方谈判吗?森鸥外问。

他肯定会去,能用武装暴力解决的话那再好不过,只要有解药这种东西的存在。我说。

如果不存在呢?比如只有短暂效力的药物,没有一劳永逸的所谓解药?森鸥外思考了一下。你认为长期服药与长期依赖向导,中原中也更能接受哪个结局?

两个都不会接受。我实话实说。

森鸥外叹了口气。我多叫点人来,让他们想想办法,尽快给你们答复,你尽量稳住他的情绪,别让他冲动就好。

我拿着电话,看了一眼站在阳台上发呆的中原中也,说很困难,但好吧。

 

你是不是很想嘲笑我?他问我。

他盘腿坐在阳台上,喝着一罐附近街区超市买的黑啤,不是他的品味,但现在并不能奢求有别的。夜色倒是很好,抬头能看见墨黑天空上点缀的星子。他没戴帽子,垂着头。

我没想嘲笑你。我坐下,也打开一罐黑啤。

那你是不是挺开心的?如果事情没能解决,我就会像个废物一样过一辈子,依赖着一个向导,要是没有那个向导,我就会死得很难……

别说了。我打断他。

哦对了你也不开心吧?他嘲讽地看我,说话的语速越来越快。得被我绑着,虽然回去以后可能会换个向导帮我,但至少现在你得被我一直绑着。你也很讨厌我吧太宰治?临时结合的时候你会不会很恶心?看见我像个累赘一样你是不是挺开心?哦你以后再也不会有对手了,因为我成了个没有别人就活不下去的废物……

够了,你冷静些。我大声打断他。

他已经开始焦躁,我知道是他的狂躁期快到了。我想给他发心理暗示,但通感让他预知了我的举动,他跳起来,揪住我的领子,一把把我按在阳台的扶手上,脊背撞得生疼。你别他妈的给我发心理暗示!他大喊。

你需要冷静。我一直看着他。

他的眼神似乎都在颤抖,冰蓝色的,带着焦虑和无助。我没有发暗示,只是用手碰了碰他的额头。我的精神触手伸进他的精神系,简单抚平狂躁前夕几乎要烧起来的赤红火焰,他闭上眼睛,精神触手相接,我慢慢梳理着他的情绪,他太痛苦了,属于中原中也的世界在那么几秒几乎开始崩溃。

会有解决办法的。我说。可能需要一点时间。

你是不是在同情我?他说。

要听真话吗?我问。他平静下来,也松下了握着我领子的手,他的肩膀还在微微的颤抖。

嗯。

没有,也不会。我回答。

 

横滨的电话是在半夜打来的。

虽然我知道有时差,但深夜打来的电话总是让人不愉快。中原中也睡得很沉,也是我特意关掉了通感的缘故,这样我能保证他无法听到这个电话。研究人员的声音在那一头显得疲惫,我知道他们也很辛苦,加班研究并非易事。我说有什么办法了吗?

我不认为有什么一劳永逸的药物能修复五感。研究人员说。当时进入中原中也身体的药物麻痹了哨兵的神经系,经过研究与商讨,我们都认为解决方法就是反其道而行之,刺激精神系也许能帮助五感恢复。

怎么刺激?我问,其实这几次临时结合的时候,我都略微刺激过他的精神系,并没有作用。

原因就在临时结合。研究人员说。你们并非最终结合,所以你对于中原中也精神系的刺激也停留在表层,无法造成实质性的效果,其实我有个大胆的猜想,最终结合的向导能够刺激并修复中原中也被麻痹与损伤的神经系,如果他有个最终结合的向导的话……

这只是猜想是吗?我打断他。

是的,是猜想。研究人员实话实说。非常冒险,况且这样的事情对向导的能力也是一种考验,刺激与修补被药物伤害的精神系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只有相当优秀、熟知哨兵能力、经验丰富的向导才能做到,他补充,这样的向导怎么会愿意冒着风险去和一位可能永远失去五感的哨兵进行精神结合?再说这样的向导,港口里也不多……

这些话是不是森鸥外教你说的?我笑了。

是的,但是我说的是事实。这样的情况下我们没有必要骗你。

森鸥外是不是早就认为我绝对不会同意,所以象征性地派你来游说?

是的,我们都认为你不会同意,所以只是尝试着建议罢了。首领已经开价去寻找优秀的向导,如果确实没有起效的药物,首领雇来的向导会与中原先生结合,虽然我觉得符合条件的人选实在难寻。

我明白了。我回答他。

太宰先生会告知中原先生吗?他又问。

不会的,我暂时不会告诉他。

我又补充。人生总是要充满惊喜的。


TBC


评论(28)
热度(1464)
© Lanc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