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中】Longtime Companion(10,向导X哨兵)

第十章,太宰治X中原中也,哨兵向导设定。向导X哨兵。太宰第一人称。

更新不会断的,人突然很抑郁……

================================

《Longtime Companion》10

长期伴侣



*

 

你配合我。我轻声说。

中原中也故意把舞步跳得非常拙劣,我知道他是公报私仇,好几次他重重踩在我脚上时,我都尽力忍住了。在音乐演奏声相对较大时,我压低声音,说中也你别太过分了,你把我踩残疾对你一点好处也没有。他垂着头不作声,我只能看到帽子下他的发旋。

我看到了任务目标。

看到他的那一刻我朝中原中也扬了扬下巴,他立刻会意,顺着我的眼神捕捉到了那个男人。他正与女伴交谈,眼神警醒。舞池里依旧是飞扬的裙摆与剪裁精致的燕尾服,目标正与女伴说着话,然后他转身,似乎要往楼上走,我怀疑他是猜到了什么,既然线人有能力拿到他会在这里出现的情报,我们会在这里解决他的事情泄露也不是不可能。我和中原中也对视,在对视中我想出了方法。

我低下头,在他耳边说了几句。

动作很暧昧,也绝对不起眼,在别人看来,我只是在起舞过程中与女伴顺便说上几句情话的绅士罢了。中原中也本能地入戏,他微微后退几步,向我行了个礼,示意短暂离开。

我投给他不舍的目光,连我自己都分不清是真是假。

 

宴会厅在楼上有一个漂亮而精致的花园,吸引着无数需要密谈或是吐露心声的宾客。一个面色焦急的男子匆匆上楼,他走得太急,这让他没有留意四周突然出现的人群,于是在上楼过程中,他撞到了一位提着裙摆匆匆走过的黑衣女郎。冲撞美人已经足够失礼,更不幸的是这位女郎手里还持着半满的高脚杯,红色的酒液倾泻而出,洒在了她的礼服上,胸口、裙摆,湿成深深浅浅的一片。

对不起,我非常抱歉。男子说。

这位黑衣女郎戴着精致的小礼帽,帽檐露出几缕色泽漂亮的头发,肩膀上的发丝依偎勾勒着漂亮的脖颈及肩膀。她垂着眼帘,从男子的角度能看见她盖住半张脸的黑网面纱,以及层层叠叠面纱下略显冰蓝色的眼睛。被洒了一身葡萄酒的女郎似乎并没有表现出很大的愠意,她只是沉默不语,露出的半张脸有高挺的鼻子、薄薄的唇以及线条温润的下颔线,在这样狼狈的情况下她也依旧没抬眼,只是站在那里。

男子突然觉得这位女郎有些面熟,可能在哪里见过,在哪里见过呢?是某条林荫道的擦肩而过,还是某次宴会的惊鸿一瞥?他想不起来,但女郎的眉目确实熟悉,于是他把一切归功于他乡遇故人。你好。男子都快忘了自己原本急着上楼是想干嘛,他绅士地伸出一只手,我非常抱歉,请问……

回答他的是悄悄抵上他腰部的枪管。

不许说话,否则我就开枪。女郎的声音比起普通女子有些低,她威胁着他。

他开始惊慌了,腰部贴着他的武器触感冰凉,充满杀气与威胁。他们靠的太近,那只枪管被女郎的裙子遮得一干二净,不远处的宾客即使把目光投向这里,也只会以为是两位赴宴者偶遇并交谈。你是谁?他惶恐地问。

黑衣女郎并不打算回答他,相反的,她把枪抵得更用力了些。

上楼。黑美人说。出声我就杀了你。

 

干得不错。我走到中原中也身边。他的枪还抵着那位叛徒的腰,在看见我的那一刻这位男子总算是反应了过来,他举起双手示意中原中也不要开枪。好久不见,他咬牙切齿。

也没有多久。我纠正他。

中原中也啧了一声,我知道让他这么设套确实有点为难我的搭档,但所幸他执行得还算成功。他迫不及待想开枪,我冲他摇头。

比起杀掉这个人,我更想知道他们在玩什么把戏,这次异国任务让人困惑不解的地方太多,比如让中也失去五感的药物,再比如现在他们又在谋划着什么。我靠近他,手上稍微用了点力,这位男子立刻躬下身,甚至呻吟出来。

我蹲下身。

我有的是方法让你说出我想要的东西。我说,所以我建议你先开口。

僻静的楼顶花园适合偷情,同样也适合审讯,景观树把我们遮得严严实实,没有人会有闲情逸致多管闲事。中原中也站在一旁看着我,我开始对这位可怜的俘虏使用精神攻击,精神攻击不会在外表留下任何伤口,脑内却是会疼得死去活来。几个回合以后他没能抗住。我不是故意要加入他们的!但我没有他们的药!他大口喘着气,在树丛边捂住脑袋。没有药我会死……我会死的很快!

什么药?我皱眉头。

维持五感的药。

不可能。我意识到了什么,一把抓住他的领子。到现在你还想蒙骗过关吗?剥夺五感的针剂的药效只有半个月,就算你失去五感,最迟半个月也就能够恢复,根本不需要吃维持五感的药。

我没必要骗你们……我的精神攻击不停,他依旧捂着脑袋乱滚,痛苦地涕泗横流。药效是永恒的,没有人比我更了解,一旦被他们注射,就永远别想恢复五感了,没有他们的药,我就永远是个废物!我不想为他们工作的,但他们用药威胁我……我不想当废物!

我停了精神攻击,只是站在那里。几秒后我下意识看向中原中也,他的双手在颤抖。不该让他听到的,此刻我脑子里只有这一句话,这一秒我甚至想去捂住他的耳朵,但来不及了,中原中也冲过去,愤怒而狂躁地按住男人的肩膀。你在胡说些什么!他大喊。

他没有胡说,我没出声,但我比谁都清楚,在我那样的精神攻击下,任何人都不可能撒谎了。

他们给你的是什么药?中原中也急促地问。他的动作已经慌了,连伪装都继续不下去,他按着男人的脖子,下手狠决,眼神锐利又局促地像一把刀。

就在这时候我捕捉到子弹破空的声音,我大喊中也趴下,多年以来的战斗本能以及灵敏的通感让我们迅速躲避弹道。趴下的那一刻我意识到了狙击的目标是谁,但来不及了。我掏出枪站起身,但我只能看到地上的尸体。

俘虏死了,心脏被子弹击穿,死不瞑目,甚至还维持着刚才抱头的姿势。

中也。我皱着眉头喊他。中原中也还没能得到答案,刚才的审问得知的信息太多,他只是站在那里,手指微微发抖。

我们的目标人物被灭口了。

 

TBC

评论(23)
热度(1407)
© Lanc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