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中】Longtime Companion(09,向导X哨兵)

第九章,太宰治X中原中也,哨兵向导设定。向导X哨兵。太宰第一人称。

就是你们想的那个,配合卡酥太太的图食用效果更佳……

================================

《Longtime Companion》09

长期伴侣



*

 

晚上越线的是中原中也。

按照他划分的那条虚空的边界,我们睡得泾渭分明。睡前他张牙舞爪地威胁我千万要睡得老实些,然后关了灯背对着我躺下,枕头一人一只,从柜子里找出来的白色被子也一人一半。这里的夜有些冷,窗户开了一条缝,风吹进来,厚重的带流苏窗帘就在墙边微微飘荡。我闭着眼睛,听着些微的风声,然后慢慢地就睡着了。

我知道自己的睡相一向没什么问题,一直到早上都能保持一个姿势不动。半睡半醒之间我觉得我被什么东西压着,我睁眼,就看见中原中也的一条腿搁在我的身上,我把它推开,结果后来这条腿直接搁到了我的胸口。凌晨三点的时候我又被惊醒,中原中也变本加厉,这次他直接越过了那条线,几乎叉着腿趴在我身上。他睡得人事不省,被子倒是全被他扯到了地板,我拉了两下被角,一半被他的大腿压着。

中也。我推了他一把。

他不动。我挪了挪他的脑袋,也不想管了。

 

早上的时候中原中也估计是意识到了自己直接把我挤到床脚的事实,他的脑袋就搁在我手边,在确保没有惊醒我的情况下,他悄悄地收回了把我压得喘不过气的腿,中原中也轻手轻脚地挪回他的那边床。他应该是以为我没被吵醒,但事实是我感受得一清二楚。因为时差的关系,等到起床已经是中午,中原中也正试图做出一副昨晚他安分躺在床边的假象。

看来你睡相挺安分的。他说着,努力做出波澜不惊。

我也懒得戳穿他,我的搭档的演技向来都不过关,我说嗯,你的睡相也挺不错。我起身换衣服,中午的光线倒是刚刚好,从半开的窗帘照进来,落了一地的交错光影。

中原中也坐在床头整他衬衫的纽扣,我们背对着,但我微微一转头,能看到他后颈凌乱的发丝,还有那处没有翻好的领口。我觉得真是神奇,明明是再嫌恶彼此不过了的搭档,在一个房间甚至一张床的时候,竟然罕见的没有什么怪异的感觉,似乎在一个卧室里醒来这种事情再自然不过。我的手臂有点酸,八成是后半夜他又睡姿野蛮地趴了上来,我看向他,结果发现他也正好在偷偷瞥向我。

怎么了?他注意到我的眼神,警醒地问。

手臂有点麻。我装模作样地动了动,一边说。怎么回事呢。

 

我们站在X酒店的门口。

警卫与侍应生全都是一派的衣冠楚楚,这类聚会向来如此。如云的豪车里下来的都是身着礼服的名流,也包含那个暗藏着的社会的掌权者。我和中也在不远处观察,他们每人在进场之前都出示了一份黑色的邀请函,侍应生认真核对邀请函之后放行,无不例外。根据线人的情报,那位前成员一定会出现在会场,杀掉他不是难事,只要我们能进去。

十五分钟以后我们打开了一辆即将进入停车场的豪车的车门。两分钟后中也在后座男人的口袋里搜出了那份黑色邀请函。中也下手很快,男人已经晕厥,他的女伴还在边上惊恐地看着我,在她尖叫出声前我把手指放在唇边示意她小声,心理暗示比什么都有效,她开始愣愣地看着我的眼睛。

你叫什么名字?我尽量温柔地问她。

薇薇安·拉斯普斯。她看着我的眼睛回答。

那他呢?我指了指晕过去的她的情人。

向导的精神控制下,普通人根本无法撒谎,她说出的名字也与邀请函上的字样相一致。我催眠了她,她软软地倒在我怀里。中原中也已经开始不耐烦了,我拿着邀请函,上面写的是鲁道夫·冯·朗曼,时间紧迫,我们也来不及去劫持下一车。我扒下可怜的朗曼先生的西装,咬着邀请函对中也说,我们扮成他们混进去。

中原中也站起身,去扒驾驶座上司机的西装。

错了吧,我说。我指了指昏过去的拉斯普斯小姐,你得扮这个。

于是我就看见中原中也睁大了眼睛。你在开玩笑?他难以置信,太宰,宴会马上开场,我们现在可没有时间说笑。

我没说笑啊。中也,我一本正经地和他解释,邀请函上是朗曼先生和拉斯普斯小姐,现在这个时候,我们也没别的可以选,你个子不高,代替拉斯普斯混进去刚刚好,加上我的心理暗示,骗过侍应生没有问题,应该不会穿帮。

为什么不是你?他的声调都开始发抖。

我抬手在头顶比划了一下,示意了我自己的身高。

中也。我叹气。其实我也无所谓是我,但是这个身高,说我是拉斯普斯小姐,骗过了查邀请函的侍应生,也骗不过会场里的哨兵向导和保镖吧?如果这个原因导致我们无法接近任务目标,那之前的努力也就白费了。

中原中也表情复杂,他死死地盯着还晕倒在我怀里的拉斯普斯小姐,她穿着一身端庄得体的黑色长裙,肩膀处是镂空刺绣,礼帽边缘垂下的面纱倒是遮住了一半的脸。这确实是最好的选择了,没人会仔细留意面纱下的女伴的长相,中原中也个子不高,体型瘦小,扮演拉斯普斯小姐恰好合适。

来不及了。我看了眼手表说。再不动手,我们就要错过入场时间了。

我不会说出去的,没什么丢人,这只是任务而已。我补充。

中原中也脸色差得明显。他握了握拳头,又丧气地松开。

 

朗曼先生与……拉斯普斯小姐。侍应生朗读着邀请函上的名字。

车门被打开,一双黑色的高跟鞋轻轻落地,我接过出来的人的手,黑色的裙摆在夜风中微微摆动。核对邀请函时我向侍应生点头示意,毕竟面孔不同,我必须同时不停向他发送我确实是鲁道夫·冯·朗曼的心理暗示。向导的暗示与诱导很成功,侍应生微笑着对我们做出请的手势。我握住中原中也的手,他掐了我一把,痛得要命。

中原中也踩着拉斯普斯小姐的高跟鞋,走得颇有些一瘸一拐。我一手搀着他,给他一个重心与支点,我相信中原中也此刻的表情一定很难看。真正的朗曼和拉斯普斯现在正在车后座躺着,虽然拉斯普斯小姐裙内穿着修身的内衬,刚才在车里借取她的礼服时,中也依旧是别过头,不敢看向她哪怕一眼。我动作尽量温柔,还把自己原本的衣服给她盖上,然后把裙子丢给中原中也,接过它的时候,我的搭档愤怒地就像提前进入狂躁期。

所幸只要是任务,即便再荒谬,中原中也最终都还会配合。这是杀掉叛出者的最好机会,我们都明白,错过这次,再要找到他就需要付出更多的时间与精力。即将走进晚宴大厅的那一刻我问中也,我说你准备好了吗,拉斯普斯小姐,我们要进去了。

中原中也冷哼一声。

我笑了。侍者对我行礼,我们迈入大厅。真是好戏,我心想。


TBC

评论(16)
热度(1483)
© Lanc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