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中】Longtime Companion(08,向导X哨兵)

第八章,太宰治X中原中也,哨兵向导设定。向导X哨兵。太宰第一人称。

继续坚强地爬上来更新……

================================

《Longtime Companion》08

长期伴侣



*

 

你真的要去?我问中也。

他已经给自己戴上帽子,然后站起身整理了领口。我看着他走到我面前,我特别自然地去吻他,唇舌交缠之间精神结合逐渐稳固。我的思维触手缠绕着他的精神系,动作轻柔。他个子太矮,接吻的时候却伸过手来抓着我的后颈,活像抓一个什么动物。我这次没使坏心咬他,这个吻倒是平和又甜蜜地仿佛发自内心。中原中也松开手,我说你抓得我很痛。

他撇头去开门。

你真的不怕了?我说。万一死了呢?

只剩他的皮鞋噼噼啪啪下楼的声音,合着他的一句话传过来。

那拉着你一起下地狱也挺值的。他说。

 

来给我们送行的倒是有好几个。

芥川和说如果需要的话,他也可以随行,我说不用,你在横滨干自己的事情就好。红叶看向我们的眼神居然少见的有些怜悯,天下着雨,她顶着一把红色的伞,雨水淅淅沥沥从她的伞尖坠下来。她对中也说你想清楚了?你现在一半的行动都是要靠搭档的通感,如果太宰出了什么事情,基本你也别想活。中原中也没有回答,只是默默往登机处走,我说也没这么危险吧?芥川默然不语,说太宰先生,一路顺风。

我说嗯一定顺风。

 

回到那座城市的时候已经是黄昏,我和中也在开启一半的路灯下找着那个safe house。中原中也倒是少有的淡定,我说你不怕他们再用一次那种药吗?比如用到我身上,那可惨了,我们死一块。中原中也说你别废话了,你当我是死的吗?

我说你都没五感了。

他嘟囔,说按照惯例,哨兵有责任保护向导。

我笑了,轻轻推了一把他的肩,他猝不及防,差点往前摔过去。他下意识回头,然后那一刻我关掉通感,中原中也在那一瞬间肉眼可见的陷入迷茫与无措。我把他按到路边的墙上,这一带遍布的都是欧风旧建筑,墙面粗糙但触手舒适。他在没有通感的情况下被我推到墙上,看向我的眼神都是惊慌的,我越过他的肩头按着墙,看着他。

他急促地说,你搞什么?

我凑近他,几乎碰到他的鼻尖。

看吧,你现在怎么保护我啊。我笑眯眯地说。我依旧没有开启通感,但我知道他看得到我,也听得到我的话。他与我对视,冰蓝色的眼睛闪着光,里面有各种各样复杂的情绪。他的眼睑微微地有些发颤,张了张嘴,却又哑口无言。

中也,现在没了我你就什么都干不了,接受事实吧。我笑着放开他。

我插着口袋继续往前走,顺便恢复了通感。走到一半他还没跟上,于是我回头看他。中原中也还愣在墙边的原地。

不知道在发什么傻。

 

我从花盆下拿出中原中也上次藏起来的钥匙,打开门的那一刻又是扑面而来的灰,我伸手在面前挥了挥。我们需要等待线人的情报,那个叛出港口的前成员已经干脆投靠了当地黑手党,再不除掉他,等待着我们的将会是我方资料的彻底泄露。线人一旦得知那位前成员的所在地,就会主动联系我,我和中也现在要做的就是在safe house待命。其实在横滨的时候我有向森鸥外表达过我对于这个隐蔽点的不满,太小了,我和森鸥外说,还只有一张床,那么必须有个人睡沙发,这对外派执行任务的干部而言是非常不人道的。森鸥外说我记得那个隐蔽点的床挺大,你们两个就挤一挤吧。我说您一定在开玩笑,我可不想在睡梦中莫名其妙就被枕边人给暗杀了。

森鸥外摊手,说那么我可没什么办法,那个safe house其实是我的私人产业,你们不满意那我就收回来,你自己去找另外的住所吧。

我只好说算了。

于是住进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决定谁睡床,中原中也这次可没受伤的特权。我说猜拳吧,他拒绝了我,理由是他每次都输,我说你自己太好懂,这个能怪我吗?我实在不太想睡沙发,那个沙发很膈人,上次睡的那一晚,早上醒来我的脖子疼得几乎像被扭断。我说中也,你看你个子小小的,睡那个形状奇怪的红沙发肯定正好,我个子高,沙发放不下我的脚。

他一听这话气得差点跳起来,大声说你再说一遍?

我说好吧好吧,其实我不介意和你睡一张床,你要是也想睡床,那一起啊?

我本来以为我这么一说,厌恶我如中原中也肯定下意识地立马拒绝。可是出乎我意料的,他居然沉默了很久。几分钟以后他抬头,说好啊。

这下轮到我吓一跳,我说你认真的?

反正我不睡沙发,他说。中原中也已经往床边走了,他伸手在床上划了一道虚空的线。一人一边,他抬起下巴,指了指虚无的分界线,一边补充,你要是半夜伸过腿来,我就把你从窗口踹下去。

哦。我笑了。那就这么定了。

 

晚上八点左右我收到了线人的情报。那时候我们准备吃晚饭,依旧是中也在厨房折腾一柜子沾着灰的餐具,他要求我把碗和盘子都清洗一遍,我一边哼歌一边洗,摔碎了三四个。就在中也往平底锅里打蛋的时候我听到了敲门声,两声短促,停顿三秒,又接了三声。中原中也在打蛋的间隙抬眼示意我去开门,我把门拉开一条缝,一个小小的金属筒就被塞了进来。

我关上门,捡起地上的小金属筒,里面是一张皱巴巴的小纸条,还是快被揉破的纸巾。

这么快?中原中也从厨房探头。我能听到刺啦刺啦地煎蛋的声音,蛋黄流出来,蛋清一般凝固成让人食指大动的白色。中原中也还给烤箱插上了电,放了面包片进去。我赞叹于他倒是比我会生活,明明都是独居——哦我不一定,我还时不时有女伴。中原中也端出肉排来,香气四溢,几乎充满了这个狭窄的厨房。他罕见地没戴帽子,有几根碎发从耳朵边滑下来的时候他还伸手拨了拨。满是食物的厨房,干净的碗碟,忙碌的哨兵,明明不合时宜,可我居然难得地从这样的场景里看出了些微但却是存在的活色生香。

有消息了?他问我。他端着碟子,站在桌边,看向我的眼神却是温和,完全不像是平时那只脾气暴躁的猫。

嗯,有了。我挥了挥手上的纸条。

明天X酒店的晚宴,我摸了摸耳朵,我们想办法混进去吧。

 

TBC

评论(22)
热度(1427)
© Lanc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