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中】Longtime Companion(07,向导X哨兵)

第七章,太宰治X中原中也,哨兵向导设定。向导X哨兵。太宰第一人称。

继续坚强地爬上来更新……

================================

《Longtime Companion》07

长期伴侣



*

 

这是研究报告。一个戴着眼镜的研究员说着,把文件夹递给了我。我递给中也,中也递给森鸥外,森鸥外又递回给研究人员。

看不懂。中也没好气地说。

研究人员耐心地开始解释。

我很快就听懂了,其实事情很简单,在本质上,这种药物和止痛药没有什么区别,止痛药干扰痛觉冲动传入中枢,而这种药物暂时阻隔了哨兵的五感传递。我问他向导也会被这种药物影响吗?研究人员说是的。

情况太不利了,我能想象到若是这种药被敌方大规模使用,那么横滨方面的哨兵向导将会在战场上无计可施。大家此刻的担忧基本都相同,森鸥外问那么有什么方法可以避免哨兵与向导的五感再被药物干扰?

研究人员说我有一个猜测,但还没有得到证实。

什么猜测?我随口问了一句。

我认为已经结合的哨兵,将不会受到这类药物的影响。

结合?中原中也反问。精神结合?

不,我的猜测是最终结合。研究人员回答。

中原中也没有说话。

森鸥外陷入了沉思。这样吧。他说。你继续研究,有确切的结果立刻上交报告。

没问题。研究人员说。

 

离开的时候研究人员在背后叫住我们。你没事吧?他问。中原中也回过头说我没事啊。研究人员愣了愣,有些不好意思地说,我问的是太宰先生。

他?你问他干什么?中也有些纳闷。

我说我没事。

其实那时我比较希望的是这种时候没人再说下去,我直接转身走掉就好,本来中原中也没问,研究所的人也没有追着关心,那么这个话题也就过去了,偏偏森鸥外插了句嘴。他说看起来有点累啊太宰,怎么,维持通感太久了人不舒服?

于是中原中也就回过了头,他的表情十分惊讶,连冰蓝色的瞳孔都微微大了些。长时间维持通感会伤害向导的身体吗?他难以置信地问。

我觉得我脑子里都是无奈两个字,有一个多管闲事的首领真是能让人猝不及防地陷入尴尬。啊你不知道吗?森鸥外倒是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他抬了抬眉毛看向中也。维持通感也是很废精神力的,他说,通感程度越强越辛苦,向导和哨兵的五感有着区别,尤其是面对你这样的哨兵,要随时保证媲美你原本通感的完整性,太宰每天耗费的精神力比一场激烈的战斗要多得多吧。

是不是,太宰?他还回头看我。

我无话可说。中原中也惊讶极了,他看向我的眼神竟然少有的含了那么几分的愧疚。我只好说还好吧,没什么事。森鸥外补充说不会吧,我看你很累的样子,精神力消耗应该还是很辛苦的,今天早点睡。

我只好说好。

森鸥外说这些话的时候中原中也一直死死地盯着我,眼神几乎把我绞出一个洞来。我几次想说点什么,结果最后一个字都没说出来。我们回去的时候中原中也支支吾吾地说要不你关掉通感吧,我不介意。

我说关掉?然后你就变成半残障?

也不会变成半残障,就是五感微弱了点,摸回家还是没问题的。他说。

算了吧,像什么样子。我插着口袋走在路边。不用谢我,没有命令的话,你以为我愿意做这种吃力不讨好的麻烦事?和一只蛞蝓随时通感真的很累的。

你!他又想打架,但抬起来的手很快就又讪讪地放下。这次谢谢你。他说。

 

我还是回去睡了一觉。

我把窗帘全都拉上,关上了卧室的门,嘱咐中原中也不要在外面弄出太大的声音,然后我沾枕头就立刻睡着。森鸥外说的不假,保持随时随地的高敏通感确实很消耗精神力,如果在战斗时需要使用的精神力是一个小时的90%的话,维持哨兵的高敏通感所需要的就是十二个小时的10%,一次消耗不大,但难在耐久。

向导强在精神方面,五感本身不如哨兵,因此只能依赖强大又覆盖面广的精神系来支撑。为了达到中原中也平时的水平,我尽量把精神网所能涉及的范围拓宽,长时间下来确实有点疲劳。睡着的时候我做了一个梦,梦见以前经常帮我收拾杂乱房间的女伴又来探望我,我带着微笑打开门,她却一眼看见了屋里的中原中也,她说太宰先生,这位是你的朋友吗?

梦里的中原中也说,不,我是他的哨兵。

女伴吃了一惊说打扰了,随即掉头就走。梦里的我这时才想起中原中也现在住在我家,于是站在门口进也不是退也不是,我回头的时候还看见中原中也在笑。我说你笑什么?你把我的美人吓跑了。

然后梦里的中原中也打了我一拳,我被这一拳给打醒了,醒来的时候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这才回过神来。窗帘拉着,房门关闭,外面果然没有任何声音,中原中也竟然很听话地保持着安静。向导的精神力恢复本身大于常人,这一觉过后我觉得精神好了很多,之前的疲惫一扫而空。我站起身感应了一下我的矮个子哨兵的位置,出乎意料的,他并不在附近。

我有些愣神,随即开了房门走到客厅。他杂七杂八的红酒之类都还在桌上,但人却不知所踪,我按着太阳穴,捕捉不到他的精神系。我站在客厅里发呆。他走了?就因为我的疲劳而感到内疚,所以不想麻烦我为他通感?

中原中也什么时候变得和我那么客气?

正当我头疼地想把他去找回来的时候门开了,中原中也拎着一个超市购物袋回来,他把袋子放在玄关,一边脱鞋一边哼歌,看见我站在客厅他问啊你醒了?那么快?

我说你去哪了。

他说超市,然后就再也没理我。他径直去了厨房,那里的厨具常年没什么人碰,毕竟我一般都是在餐厅记账吃饭。他把购物袋里的东西拿出来,然后熟练地开始动手。我站在厨房门口摸着太阳穴,原来他只是去超市了,我居然以为他因为愧疚而离开,看来是我想太多。那股熟悉的精神体又出现在了我的感知范围,中原中也的精神系从来都是强大炙热的,好似泛着光,犹如跳动的脉搏。

吃吧。十余分钟后他端出两个盘子,分别是速食的意面和咖喱配米饭。他把米饭那盆推给我,自己拿了意面的那一盆,也没和我说话,自顾自坐在餐桌的一角。

做给我的?我有些惊讶。

他依旧没回答。

你刚才没有我,怎么摸去的超市?

他还是不回答。

算了,我不问了。我摇了摇头坐下,用勺子舀起他做的咖喱饭。

别说,味道还挺好的。

 

TBC

评论(18)
热度(1625)
© Lanc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