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中】Longtime Companion(06,向导X哨兵)

第六章,太宰治X中原中也,哨兵向导设定。向导X哨兵。太宰第一人称。

中也小宝贝生日快乐!!!!!!爱你!!!!!!!!

================================

《Longtime Companion》06

长期伴侣



*

 

中也,过来吧。我说。

中原中也大概挺想揍我,虽然他有求于我,但肯定也非常不乐意我用这种语气和他说话。说这句话的时候我坐在沙发上翘着脚,他慢吞吞走到这里,坐的离我很远。我说接受事实吧,中也,你躲那么远也没用啊。

他说快点弄完行不行?

说这句话的时候他眼神躲闪,看向桌子,看向窗帘,总之就是没有看向我。我在心里觉得好笑,也许这种事情真的得是他肖想的长发温柔美人来处理会更好些,那样的话中也至少敢和即将和他精神联结的向导对视。但没有办法,命令就是命令,现实就是现实,我这个矮小的、失去五感的搭档必须和我精神结合,即便他再不愿意。我走过去,抬起他的下巴。

他一动不动,浑身僵硬。我认真地吻他。

本体很在意,精神系倒是无比熟稔地交缠在一起。他的精神网对我连半点排斥都没有,我差点就要以为他一点都不讨厌我。接吻的时候他死死闭着眼睛,我看见他的睫毛甚至在微微地颤抖,我突然有些坏心,于是便用思维触手戳了他一下,哨兵的精神系敏感,这一下刺激让他睁开眼睛,带着慌乱的冰蓝眸子就这么映在我的瞳孔里。我轻轻咬了一下他的舌头,他吃痛,用力一把推开我。

他捂着嘴,难以置信地看我。你技术真烂。他喘着气说。

中也,你这是在说你自己吧。我摊手,挑衅地看他。我亲吻过的漂亮女孩可一定比你收藏的酒瓶子多。

他捂着嘴愤怒地站起身不再回答我。我知道他一定是被我说中了,港口还有比我更了解他的人吗?他气愤地关门离开,那一声砸门声震得我整个公寓都在响。

我坐在沙发上,笑得喘不上气来。

 

中原中也照例进行了身体检查。他的检查是秘密的,避开了不知道他还没恢复五感这件事的所有人群。森鸥外作为首领不可能随时关注着他,所以陪他每日例行的只能是我。我站在办公室门口的时候医生出来问我,说你是他的向导吧?

他的向导。这句话倒是让我反应了很久。我看了一眼房间内检测数据的中原中也,确认了一下他听不到。我对医生说,算是吧。

他情绪怎么样?医生说。

差得很。医生是个美人,我作出忧愁的样子抱怨。又暴躁,又听不进人话,今天早上还和我吵架,差点把家里的门都砸坏了。

哦你们在同居啊?医生点了点头,一副了然的表情。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她温和地说,哨兵基本都是这样的,比较情绪化,尤其这位中原先生,他现在失去能力,心情糟糕也是应该的,这种时候就需要他的向导,也就是你来引领他的情绪,帮他控制与调节……

医生说了一大堆,我一一应和着,想着我还真是变成了他的保姆。正巧这时候中原在里面问了句是不是可以走了,医生匆忙进去拿了新鲜出炉的检测数据。中原中也的情况确实和昨天所断定的一样,没有半个月不可能恢复正常。而他的血液现在作为研究资料,已经由医生交给港口下属的研究所作分析,以助横滨找出抵御这种恶性手段的方法。他每天都被抽一管血,现在也用棉花捂着手臂上的针孔,看见我进来他直接转过头,用无声的沉默表示对我的抗拒。

还在吵架?医生用口型问我。

我笑着点头。

有了向导的哨兵会拥有与之前完全不一样的体验。医生笑着对中原中也说,你刚刚精神结合,可能还没感受到这种益处,这是正常的,但再过一阵,你就会开始依赖自己的向导了。

中原中也一脸诧异地望她,明显不懂她为什么说这些。

太宰先生是一位很优秀也是负责的向导。她的目光自然地转向我。他真的很关心您,中原先生也请不要再和他闹脾气了。

中原中也傻了,其实医生一开口我就开始憋笑,此刻我终于忍不住笑出声来。中原中也颤抖地伸出手指指向我。通感告诉我他一定是要大喊他根本不是我的向导,于是我在他喊出口之前,我迅速把踉跄的他拉下病床。

我们走了。谢谢医生。我说。

路上小心。医生那么温柔,美人真好。

 

我和中原中也就这么开始了同居。

通感之后的中原中也不会再表现出任何的异常,在执行港口布置下来的任务时,他又幸运地变回了那个强大得让人仰慕的哨兵,下手爽利,手起刀落,血液四溅。部下纷纷讨论他那么快就没事了,许多怀揣着野心企图接替中也的人也遗憾于他们升职无望。中原中也执行任务时连表情都和之前没什么变化,而只有我知道,在做这些的时候我必须站在离他五米之内的地方。我支撑着他的五感,他依靠我的精神系行动,在某些方面上我已经决定了他的每一次出刀。他很迷茫的时候会下意识看向我,现在的我与其说是他的搭档,更不如说已经成为了他移动的中枢塔。

在你背后。我通过通感传达捕捉到的信息。

于是他在这一瞬间回头,一脚把企图偷袭的敌人踹飞。被他踢到的人捂着肚子在墙角呻吟,我走过去补了一刀,这个可怜人之后便断了气。我们的配合和以前的倒是没什么差别,至少看起来是这样。中原中也应该还是很习惯的,他收了折刀放进自己的衣袋。

走吧。他说。

森鸥外每天倒是会来询问一下中也的情况,只是时间都不太巧。今天他打来电话的时候我们正在为晚上吃什么而争吵,中原中也想吃意面,而我却只想吃点普通米饭,在精神领域无法协调的矛盾慢慢地就变成了语言的对峙,他和我在超市的货架边差点打起来。中原中也说你吃一餐面是会立刻死去吗?

我说和你,对,你,和你吃不想吃的东西,那我还不如去死。

他怒气冲冲,恨不得揪着我的领子揍我一顿,路过的超市里的顾客也忍不住往这边投来探寻的眼神。就在他要和我动手的时候森鸥外的电话来了,他说你们相处得好吗?

我说相处得真是太好了呢。

森鸥外说可是我好像听见你们在吵架?

中原中也闭了嘴,首领的威慑力毕竟还在。他怏怏地放下揪着我的领子的手,垂着头站在货架边,但我看出他还是愤愤不平的,他撇着嘴。

其实我没什么事情。森鸥外笑了,不过关于那个药,这边研究出成果了。

他说。你们要不要过来看看?

 

TBC

评论(12)
热度(1493)
© Lanc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