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中】Longtime Companion(04,向导X哨兵)

第四章,太宰治X中原中也,哨兵向导设定。向导X哨兵。太宰第一人称。来吃双黑啊!!!我日更养你啊!!!(撕心裂肺卖安利

================================

《Longtime Companion》04

长期伴侣



*

 

我拉着中原中也,想尽办法找着出路。这地方都被包围了,我比谁都清楚。我的思维触手捕捉到了地方的增员,有哨兵正在追捕我们。刚才中原中也完全陷入困境,情急之下我使用了大范围的精神屏障,然后趁对面还没能破除,迅速带着中也离开包抄。我找到一个角落的掩体,我拉他到了掩体后面。就算连我都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情,中原中也只是无神地注视着空气,他捂着脑袋。

我伸出思维触手感知了一下他的精神系。

我感受不到任何波动,中原中也常年躁动活跃的强大精神系此刻就像是一潭死水。我触碰了他的精神系,它们毫无反应,仿佛被冷冽的寒风冻结。

喂。中也。我喊他。

我感受到了事情的严重性,刚才那个尖锐的针状物一定有蹊跷,中原中也目前确实失去了五感。听到我的喊声他抬头,瞳孔里满是慌乱和迷茫。

我什么都感受不到了。他急促地说。我感受不到。

冷静点。我说。我的脑子里一团乱,现在要做的第一件事是先掩盖我们的信息素。我看着中原中也,此刻别说完成任务,就连逃出去都是一件难事。中原中也现在是一个暂时失去了五感的哨兵,暂时失去了五感意味着什么?没有五感加持的哨兵将不能感知到对手的动作,没有了过人的听力与视力,失去了对环境的绝对洞察力以及敏锐的预判,现在就算敌人就在他背后,他都不一定能反应过来。换而言之,再加上现在的措手不及与面对从未有过情况的慌张,中原中也现在的状态可能还不如一个普通人。敌手非常多,纵然我是再经验老道的向导,我都没有把握带着一个失去五感的哨兵毫发无损地离开这里。

在我思考的时候中原中也拍了一下我的肩膀。

追兵来了吗。他问。

我看他,我知道他的内心一定彷徨又无措。我试着换位思考,我想如果我是一位不知为何突然在战场上失去五感的哨兵,我觉得我并不能再保持冷静与淡然。中原中也看向我,眼里大概全是破釜沉舟的意味,他说,太宰,你走吧。

我没有在战场上把搭档丢下的习惯。我说。

我现在什么都做不到。他有些急躁,说话的语速都快了很多倍。明白吗太宰?他说,我感知不到任何东西,帮不上忙,你带着我,我只会拖后腿。你先走,大不了回头再来找我,运气好的话我说不定还活着。

我的思维触手触碰着他沉默的神经系。到底是为什么?在这么几秒钟的时间里我拼命地想着这个问题,究竟是什么击中了中也?敌方为什么会有封锁五感这样强大又折磨人的手段?中原中也还在等着我的回答。我的神经网捕捉到追兵离我们很近了,他们的援军又有向导,那个之前在我手下逃脱的向导也在,他们捕捉着我和中也的气息,离我们越来越近,等到到了一定距离,我的精神屏障将会失效。怎么办?我心想。

太宰!回答我!他推了我一把。

我看向他,眯了眯眼睛。

就在他还在急切地喊着我的名字让我走时,我一把扯过他的衣领,重重地吻上去。

 

中原中也因为过于震惊说不出话来,我说你张嘴,他不动,我直接咬了他一口。他吃痛,我的舌头就迅速伸了进去。激烈的亲吻中我不断舔舐着他的嘴唇,同时迅速地将我的思维触手伸进他的精神系。他死水般的精神系因为入侵而活动起来,哨兵的本能让中原中也的精神网张开怀抱迎接来自向导的光顾。我们的精神系开始链接,思维触手对接,网状的神经元交织、纠缠、然后紧紧连接在一起。

哨兵与向导之间的接吻。换句话说,最基础的临时结合。

一切完毕以后我放开他,他的嘴角被我咬破了,渗出血来。我们产生了临时的联结,某种精神领域被张开与放大,视野仿佛在瞬间变得开阔,我能感知到中原中也此刻所感知到的一切。那种感觉就像站在一个开阔又广袤的森林,眼前是苍蓝的天空,以及明镜般湖面上映出同样的苍蓝色的倒影。什么都被打开,什么都开始延伸,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在思维空间里,把中原中也的神经系连接地更紧密了些。

你……他看着我,他的脑子肯定还没转过弯来,毕竟他是草履虫。

我们暂时结合了。我对他说。我和你共享我的五感。

什么?他还在发愣。

通感。你上过学没有?我无奈地看了他一眼,结合过的哨兵向导会有通感,这样你暂时没有五感也没有关系,因为你能共享我的。

他张大眼睛,我知道他感受到了。我的思维触手正好捕捉到一个接近我们的哨兵。

感受到了?我看他。

他点头。

那就好。我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将通感的程度开到最大。然后冲他挥了挥手。

我说。该上了,中也。

 

我们成功地逃了出来。

情急之下的决策非常有用,结合后的通感保住了我和中也的命。对方应该是没有料到中原中也能恢复感知力,从掩体和精神屏障背后出来的时候,他的能力用得嚣张又暴力,换在平时他一定失控,但此时不会,因为暂时结合的关系,我不用靠近他就能直接引导他。在那个我和中也共有的广袤又温暖的思维空间里,我控制着精神力,一步一步指引着他的行动,直到我们杀掉挡路的敌方,然后匆忙离开那个废弃工厂。

但这是一个非常失败的任务,因为我们不仅没有解决掉目标人物,还都把自己搞得特别狼狈。中原中也直接丧失五感,我也在激烈的战斗中消磨地精神力匮乏,现在只想好好地睡一觉。在中原中也像个没头苍蝇一样的带领下我们终于找到了己方在这个城市的临时隐蔽点,那是个偏僻地不能再偏僻的公寓套间,我们一边提防着,一边从公寓背后绕上去,打开门以后扑面而来的可能是积压了八百年的灰尘,我打了两个喷嚏,差点没喘上气。

终于安全了。站在那个满是灰尘的临时隐蔽点的时候,我总算有了一点没事了的实感。中原中也还坐在沙发上发愣,他的样子更惨,手臂的伤本来就是被我匆匆包扎,现在已经裂开出血,灰头土脸,嘴还被我咬破。注意到我的眼神以后他看向我,随即别过头去。

我……他说。

他我了半天没说出话来。

如果是想和我说谢谢的话那就算了,你也牺牲挺大。我说。和我结合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不过你也别太恶心,只是暂时的。

他抬头。

其实没什么。他说。

去睡觉吧。我们同时说。

同时开口以后我们都愣了。我差点忘了,我们临时结合着,这让我们时刻保持通感,一定程度上他能够感知到我明显的欲望与行动。我站起身打了个哈欠,这个隐蔽所只有一个房间一张床。

你受伤了,你睡床吧。我对中原中也说。我去睡沙发。

他点了点头。夜幕降临。其实我很想问你现在有没有特难过,但我没有问出口。

没有哨兵希望自己是个失去能力的废物。

他一定是难过的。我看着满是灰的天花板,这样想着。

 

TBC

评论(39)
热度(1610)
© Lanc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