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中】Longtime Companion(02,向导X哨兵)

第二章,太宰治X中原中也,哨兵向导设定。向导X哨兵。日更了…………但字数不多…………太宰治第一人称。我不能当咸鱼了我要勤奋…………其实这里有单箭头!(哭

===============================

《Longtime Companion》

长期伴侣



*

 

中原中也发了很大的脾气,但不是因为狂躁期,也没有恰好针对我。他在没人的房间里拍桌子,焦躁地踱来踱去。我去了森鸥外那里一趟,我说穿帮了,中也知道了我是向导,森鸥外说这无所谓吧,反正他早晚会知道的。

我走出森鸥外的办公室,正好撞上要进去的中原中也。我把森鸥外办公室的门带上,和他站在门口对视,他怒视我,然后转头要走。

我说你不是要去找首领吗?

他没理我,气咻咻地往楼下走,我正要去干自己的事情时他又转头回来,他冲过来揪住我的领子,把我推到墙上。中原中也死死地盯着我,说太宰,你骗了我真久。

我不置可否。

他真的挺生气的,刚才在任务过程中他突发的狂躁期被我平复,然后我们就像往常一样顺利地完成了任务。中原中也在之后的过程里一句话都没说,但我看得出他满心的愤怒与疑问。既然他已经知道了,那我便也不再遮着自己的能力,在进入敌人的大本营以后光是靠诱导与精神控制,我就解决了大部分敌人。中原中也是第一次看见我在任务中使用向导的能力,我驾轻就熟,全无阻碍,过路之处如无人之境,他愣愣地跟在我后面,一言不发。

结束任务后我们回到据点,中原中也直接进了房间踹门拍桌子,冲着空气发火。现在他把我按在墙上,我当然知道他想问什么,他想问的东西无非就那么几个,你为什么是向导,你为什么瞒我,我的狂躁平复是不是都是你做的。我和他并不是结合的哨兵向导,但我的思维触手刚才为了治愈狂躁而与他简单联结过,还存在微弱的通感,所以我现在可以很方便的知道他情绪的波动。他真的太矮了,我的后背触着墙,微微低头才能与他的视线对上,他的眼神像是一只暴躁的猞猁。

第一次,用额头抵着我的是你?他恶狠狠地说。

我点头。

第二次,用手触我脸,让我安静下来的是你?他继续问,手上的力度加大了些。

我点头。

第三次,拍着我的脑袋,握住我的手的是你?

太近了,他的脸几乎要贴上我的,要是他的眼神是火焰,可能我已经烧起来了。

不是你肖想的长发温柔美人,还真是抱歉。我说。都是我。

他没音了,手也颓唐地放下来。

喂,打击这么大吗?我笑了。

太宰治。他轻声说。你……真是太讨厌了。

 

我能理解中原中也的心情。

每个人都有过性幻想,更何况像中原中也这种没有和向导结合过的暴力哨兵。港口黑手党里的向导本来就少,不如说这个世界上的向导本来就少,拥有强大精神力与治愈哨兵狂躁功能的向导就像珍惜动物,一出生就被妥帖地保护起来。森鸥外很在意我的职能与作用,我被提携、被重用,大抵也是因为这一层附加的镶金身份。中原中也没有过向导——这我一直知道,从他第一次因为药物的排异陷入狂躁时,在他身边的就是被森鸥外派去的我。

在他心里,这个在他最迷茫与痛苦的时候拯救他的人是什么样的呢?

我试着以中原中也糟糕的审美想象了一下,他能脑补出的大概就是那样一个温柔又贤淑的形象,他脑海里那位三番五次救他于水火的向导——有着一双冰凉又修长的芊芊玉手,放在他的额头,对他柔声说有我在,你一定会没事的。中原中也一定无数次做梦梦到过那个人,飘然的长发,温吞的眼睛——反正绝对不会是个身高一米八的男人。然后我今天告诉他,啊真是对不起啊,那个人是我哦,是你最讨厌的太宰治。

想到这里我笑了。中也的脑袋向来很简单,他对酒与帽子的喜好很简单,他对人的厌恶很简单,对事物的愤怒也很简单。

 

第二天他一句话都没和我说。

在据点不幸碰上的时候也是擦肩而过,我能听到他愤怒的哼声。我在心里大笑,心想他一定昨晚做了很多糟糕的噩梦。他的情绪完全写在了脸上,就算不用思维触手感知,我都能看出他的气恼。去首领办公室时森鸥外说你们这样不行,我下周还要派你们出去做任务呢。

我说无所谓啊,有我们两个在,有什么完不成?就算合不来也没关系,任务一定会做好,反正我们合不来——也不是一两天了吧?

森鸥外斟酌了一下我这句话,然后自言自语,最强向导与最暴力哨兵?

您是这么想的?我问。

如果我告诉你,我希望你们结合呢?他突然说。

饶是我也吓了一跳,我下意识用余光往四周瞟了一眼,庆幸于中原中也不在,若是他听到这句话,没准走出办公室就会把房子给拆了。我说您别开玩笑了,他现在还不能接受我的向导身份,何况以我们之间的恶劣关系,比起结合,还是自杀比较痛快吧?

森鸥外摇头,说你可是向导,没有哨兵会拒绝一个向导。

我笑了。说哨兵不会拒绝向导,但中原中也会拒绝太宰治。

 

我在酒吧找到了中原中也。

他一个人在角落里喝闷酒,没带部下。应该有人找他去搭讪过,虽然中也个子确实是矮了一点,但他却确确实实是个非常强大的哨兵。他坐在角落里,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股让人不敢靠近的气场,一半是哨兵自带的威压,一半是常年混迹黑手党的血腥杀伐。我走过去,他喝得有些不清醒,看向我的时候眼睛眨了眨,然后捏碎了一个酒杯。

这不是那谁……他说,青鲭嘛!

打扰你喝酒真是不好意思。我抱着臂说。首领叫我们回去。

他睁大迷蒙的眼睛看了我一眼,似乎在艰难地辨认些什么,终于他辨认出来了,他伸出手指,颤巍巍地指着我。

哈!向导!

他大喊。骗子!

半个酒吧的人都往这边看,大抵是觉得这里很热闹,两个看上去就不是什么好人的男人站在一起,其中一个还指着另一个的鼻子大骂骗子。人人都有好事之心,只是探寻的目光过于让人不舒服。我没想和喝醉的中原中也纠缠,但他却不依不挠,甚至伸出手来。

你真是好样的。他说,一边揽过我的脖子。向导!你是向导!

这下整个酒吧的人都看过来了。

我实在没办法。所幸喝醉酒的哨兵的精神屏障薄弱得一捅就破,我叹了一口气,伸出我的思维触手,然后一连下了好几个心理暗示。中原中也大概一开始也就对我没什么精神防御,他软趴趴地就倒下来睡着了,我伸出手臂接住了他。

我拖着他出了酒吧,一面回头和酒吧里的顾客致意。打扰了。我说。

我开始头疼了。我想起了森鸥外给我们的任务。他真的还愿意和我配合吗?

还结合。我又想起了森鸥外那句异想天开的话。

中原中也以后会和一个什么样的向导结合呢?我突然想起这个问题。

我把他扔进副驾驶座,一路上我都在思考这个有趣的问题,中原中也倒是睡得很沉,他歪着脖子,靠在椅背上,眼皮盖住眼球,发丝垂落。我想了两座大桥,五个红灯,七个路口,直到我到达据点,把沉重的酒鬼从副驾驶座拖到地上。

然后我笑了。

我居然想不出答案。


TBC

评论(16)
热度(1878)
© Lance / Powered by LOFTER